write.as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 叶修渐渐恢复神智,看着周泽楷,无声地发出三问。 你是谁? 为什么来这? 为什么上我?

其实叶修只是觉得很懵,毕竟周泽楷卖相相当不错,一表人才得很,不应当是这样脑子里只横着一根屌的男人。

当然,叶修也不是把过错往别人身上推,事实上,他也在思考。 叶修努力回想起了一些被他忽略的事。 这两天赶路的时候,他便间歇性地全身不舒服。采薇过来看了一眼,就叫乔一帆送来一根形状奇怪的玉石。 那玉石光溜溜的,就一根棒子,没什么雕刻。叶修盯着那玩意看了好半天,没懂采薇好端端送给他这玩意干吗,他又不是矿物系、海洋系、宝石系毕业的,认不出这东西的成分。所以叶修就问乔一帆,乔一帆也不懂。叶修便只当多一份的度夜资来理解,随手丢在了一边。 乔一帆见他没事干,便抓紧机会问他问题。而叶修跟他讲课起来,也是精神百倍,自然就浑身都不痒了。 奇怪的是,这事之后,彤管好像在车外很大声地说她曾经遇到过个小贱人,连“角先生”都满足不了,还故意散着信香味勾人,不要脸。但彤管话还没说完,声音就戛然而止,随即采薇撩起车帘,跟他道歉——叶修这才知道彤管原来是在讽刺他。 然后采薇又给了他一碗吃食,只是那东西怪腥的,叶修喝了一口就作罢了。 …… 这样一回想,叶修总算明白了什么。 天可怜见,当年叶修在学校里读书的时候,X教育那叫一个敷衍了事,他自己又是乾元,是真不知道坤泽的发情期都怎么弄的。 所以其实他的发情期根本就没过对吗?只不过是他凭借转移注意力的强大能力,强行忍住了,但他的身上确实一直在散发着味道“勾引”旁人,比如今天,还是勾引了这位都督大帅哥。 其次…… 原来那根玉是古代的DIY用品啊!传说中的“角先生”和“玉势”啊!后悔啊后悔,怎么没多看几眼。

但这些在周泽楷眼中,叶修这样的眼神,弱小,可怜,又无助。 周泽楷抿了抿唇。

周泽楷早就约好与王家会面、共谋大事,他前几日刚到建邺。而如今王太守去世,正该前来凭吊。 只是江东二姓若想和王家联合,自然会损害旁人的利益,周泽楷一时不察,便不知着了何人的道,居然在灵堂发作起来。 当今时代虽然战乱频频,道学盛行,但王家早年就是服膺儒教的豪族,便是形态举止中已染上几分不羁,却也是王杰希弹琴的那般风雅而非狷狂。若是周都督在灵堂之上搞这样一出,就是当面打王家的脸,合作之事那就不要再提了。 好在周泽楷也并不真是在人前伪装出的多病之身,还能凭借内力强撑得一会儿,他倚着江波涛想找个地方歇歇。只是王家正办丧事,院内忙乱,他被人下药的这件事也不便与外人道,他们便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撞,然后居然撞到了这儿,正正巧巧遇到了这位汛期的坤泽。 都是他的错。

周泽楷正想着,门被敲了敲。 他眉头微皱,随即长臂一挥,被他俩折腾四散的衣物便被掀起,飘散着,一件落到了他的身上,一件到了叶修的身上。然后他上前一步,将叶修揽入了怀中。 “进。”周泽楷说。 他的两位裨将进了门。其中一人先看了叶修一眼,才说:“附近都是下人,多半是王家的仆从,或是王杰希的妾室、通房。”

叶修眨了眨眼,看向周泽楷。周泽楷也正看着他。 “带走。”周泽楷说。 叶修和两位部下都一愣,随即,那位面象斯文儒雅些的皱起了眉头,斟酌着说:“问王杰希要人?可无端要人,总得给个理由。” “他见我赤身。”周泽楷说。 什么东西?叶修不懂了。这位大帅哥,你又不是姑娘,还不让看? 其中一人也和叶修一样懵逼:“啊?伯彦,这……”可他才说了一半,就被拉住了。 然后叶修就懂了。

之前都是他汛期脑子慢,这都督的职位没反应过来,可再糊涂,听到这句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周泽楷,字伯彦。[ 给周泽楷起的字,原因后文已说明。] “伯仲叔季”在表字里,是老大老二老三老四的意思,周泽楷是周家的老大。彦,就是俊彦,帅气。 周泽楷的帅气素有美名,大兴以男子俊美精致如女子为审美标准,比如男子傅粉就是一种流行趋势。这时许多男人都身材纤瘦、弱不禁风。比如前朝的美男子卫玠就因为太帅被一群娘们追着看,给看死了,说是“看杀卫玠”。而周泽楷也曾号称“江东卫玠”,其父母早年就十分担心他被“看杀”,果不其然,最终也是如此。 原来是这位江左大都督啊!

想到这儿,叶修就明白了周泽楷话中的含义——他不能轻而易举地就被放跑了,因为他已经看见了周泽楷的身子并不如传言那般孱弱。

叶修脑子里,《大兴书》的书页在飞速翻动。 前些年,老方皇帝不得不交出些兵权,他却也不想给一个有本事的人反过来掣肘他。最终,方皇帝选择了这位传说中弱不禁风、病体支离,偏生又帅得不要不要的,在民间都颇有名声的周都督。 可男人身体行不行,被他上过的人才清楚。周泽楷能得都快把他日死了! 所以,这位江左大都督,根本就没有不足之症吧?那,为什么他还会死于“看杀”?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或者说,他到底有没有死?

正在这时,外头终于传来了彤管的声音:“叶小郎!你的箱笼不来拿,是不要了吗?” 听到有人找,周家那位反派连忙代替都督威胁了叶修一下,“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管好嘴巴”之类的。 周泽楷的语气就温和多了,在离去之前说了句:“你且暂歇,待我接你。” 那肯定,叶修想,虽然他是坤泽发情,但按照现代理论,他也是吃了亏的啊!周泽楷必须得补偿他。 然后叶修就扯下了周泽楷的玉佩——现在讨债多难,留点东西当质押是很有必要的。

与此同时,前边的灵堂出事了。 采薇一看来的是唐家那位二世祖,就感到不好。果不其然,唐昊虚虚保拳拜了拜王太守,便开始闹事了。 “叔父曾言,你们王家,四十无子方可纳妾,”唐昊下巴微抬,“如今太守英灵在上,我倒要问问你王衍之,可有此事?”

P.S.

毕竟是古风文,不仅有名还得有字,全是乱私设的。

PP.S.

虽然是古风,但这篇节奏比我写之前想象得快太多,之前忙得没空写文就理了理文章的脉络,应该是要有(真or装)怀孕出现,小包子是真是假我还没想好,他应该不会有太多剧情。一直不太懂哪些内容需要预警,但上章评论有人说。anyway,过两章应该要发生上面说的事了,雷的就别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