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魅魔,所以请抱我吧 【1-4】

道枝骏佑到了17岁后,被父母告知自己是魅魔和人类的孩子,感到自己的人生已经崩塌……

道枝从小就期待少女漫画般的爱情,对他而言,恋爱就是要经历互相暗恋的悸动,对视的脸红,书写爱意的情书,放学后的散步,不经意间的牵手……总之就是要经历许多以后才能接吻啊甚至之后的那些亲密的行为。

但是事与愿违,他其实是个魅魔,也就是说,他不会有纯洁的爱情了。

天啊,为什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道枝欲哭无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脑子里在疯狂处理父母刚刚说的话。这一切都是我在做梦吧,道枝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脸颊。为什么我还没有醒过来啊!!!

道枝母亲的家族都是魅魔,本来魅魔是不会与人类结婚生子的,但是在极少数情况下,有些人类是能够让魅魔受孕的,这时魅魔可以选择和这个人签订契约生下孩子,或者选择杀掉这个人同时这个孩子也就会消失。道枝父亲是难得一见的有着顶级精气的男子,在道枝母亲第一次吸食他精气的时候便使她怀孕,他们也一见钟情便决定签订契约,道枝母亲也以人类女子的身份和道枝父亲结婚生子,生了三个孩子,也就是道指的两个姐姐和他。

“等一下,我要吸取谁的精气啊……”道枝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然是人类男子的了……” 父母在极具细节地解释一些生理问题,而道枝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他只觉得头脑发懵,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完了。

等一下,道枝突然想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他现在是在杰尼斯jr的后备男团的一员,虽然还没有出道,如果他在吸食精力的时候被发现的话,那该怎么办?

“你刚刚是不是没有好好听我们说啊,像你这样混血的孩子,只能在睡梦中变成灵体模式的魅魔,除了被你吸食精气的人类,其他人类是不会发现你的,不要担心。而且被你吸食精气的人类也会在结束后忘记大部分的过程,就像是做了个不清楚的梦……”

听完道枝松了一口气,还好不会太影响他现在的生活。后面道枝父母又嘱咐了一些关于饮食上要注意的事情,有些食物可以帮助魅魔压抑进食的欲望,有些食物会很危险,吃了后会进入发情状态,要赶紧吃压抑的食物进行对冲才行……

这一晚的信息量太大了,道枝已经无法再听下去了,把父母赶出了房间,“让我静一静吧,有什么问题我会再问你们的。”

道枝关上房门,趴在床上把头埋在枕头里,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忍不住哭出了声,他感觉人生是如此的不公平,本来在杰尼斯每天想着出道的事情,还有繁忙的演艺工作,已经有这么多压力了,为什么现在还有这样离谱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为什么自己不能做个普通的平凡人呢,想要谈普通人的恋爱。为什么自己还要和男生发生关系,虽然只是在梦中,道枝忍不住哀嚎了几声,两位姐姐忍不住在门口安慰到他,“姐姐们都是这么熬过来的,没事的,你就把它当作是梦遗一样……”

“闭嘴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道指对着门外怒吼着。

今天明明是我的17岁生日,本来一整天过的十分开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道枝感觉心累的不行,他现在不敢睡觉,因为今晚十分关键,大概率今晚就会觉醒,一睡着就会开始吸食陌生男子的精气了。但是如果他幸运的话,小概率情况是有些混血的魅魔会等到19岁才会觉醒。道枝在心里不断地祈祷,千万不要觉醒,千万不要觉醒,再等一等吧,等到两年后再说……祈祷着祈祷着,他已经睡着了,张着嘴巴发出了呼噜声。

屋外突然狂风暴雨,今夜道枝的父母和姐姐们也在为道枝祈祷,他们倒不是在祈祷道枝今晚不会觉醒,他们是希望今晚道枝能幸运地找到一个精气旺盛的好男人,这样他就不需要频繁地进食了。

紧张的一夜过去,天气转晴,晴朗的蓝天下道枝还在睡着懒觉,他熟睡的脸庞像襁褓里的婴儿一般,阳光洒进房间,唤醒了道枝,他睁眼后第一件事是起身拿起桌上的水杯喝水,不知为何喉咙有点卡痰,喝了好几口水才缓解下来。

道枝父母听到了动静,赶紧上楼敲起道枝的房门。道枝不耐烦地打开了房门,“怎么了啊,为什么这么用力敲门”,道枝父母赶紧询问他昨晚在梦了做了什么,道枝摸不着头脑,他这才想起昨晚与父母的谈话,可是他这一夜并未做梦,至少他根本没有做梦的记忆。道枝父母面面相觑,难道这孩子是特殊体质,要等到19岁才觉醒吗,不应该啊,姐姐们都是17岁觉醒的,而且道枝的脸上泛着光茫,一般魅魔进食后皮肤都会变得更白皙透亮。可是道枝是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这是不应该的,因为魅魔是不会失去进食的记忆的。

道枝母亲紧忙给祖母打了通电话问了问,祖母说要过段时间观察一下,晚几天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如果三个月后还是没有进食,那可能就要等到19岁了。道枝在心中暗暗庆幸,觉得自己躲过了一劫。

……

……

……

让我们把视线从大阪转到东京,昨晚,东京有个人度过了惊心动魄的夜晚,他现在睁着眼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这个人就是目黑莲。

今天是2019年7月26日,是目黑莲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目黑莲拿起了笔,记录下自己昨晚做的一个诡异的梦。虽然他外表看上去是个很粗心的人,其实他很喜欢记录下生活中的事情,他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感觉。

只见目黑莲打开笔记本的一页,写下一行字,“昨晚我梦见我和道枝骏佑做爱了……”

从2019年7月25日晚上11点到26日早上2点,这之间目黑莲在和灵体状态的道枝骏佑一直在做爱,一共射了五次,第一次在嘴里,其余四次都是在道枝的体内。

很诡异的事情是,身为魅魔的道枝本应该记得这一切,而身为人类的目黑本应该忘记这一切,结果不知道因为什么,道枝把那晚的进食全部忘记,目黑则保留了记忆。

目黑醒来陷入了沉思中,他打开笔记像往常一样记录自己的梦,他刚写下“昨晚我梦见我和道枝骏佑做爱了”,他便用力将头撞向桌面,并大喊“我真是个禽兽啊”……

目黑和道枝一样也是杰尼斯jr的一员,但他是更早入社的前辈。从19年开始他作为snow man的一员活动。前段时间他的队友向井康二一直在推荐他看道枝骏佑最近演的《我的裙子去哪了》,因为道枝是康二在大阪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康二每次提起道枝都是一脸的骄傲。目黑其实一直有在看这部剧,他便对康二夸了道枝的演技,每部剧都是不同的风格。康二突然一脸兴奋抖着眉毛地问目黑觉得道枝的女装怎么样,是不是很美。目黑只是腼腆地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他。

其实目黑觉得女装的道枝很诱人,那晚他看到那一集的时候,口水咽了好几下,尤其是道枝穿着短裙的大腿的特写,他反复把那个片段看了好几遍,忍不住冲了一次就在地上睡着了。他当然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康二,他怕康二杀了他。但是目黑并没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毕竟那是女装的道枝,完全就是漂亮女生的样子,这并不代表他的性取向发生了什么变化,目黑是这么说服自己的。

但是经过这一夜,目黑莲知道自己弯了,彻彻底底地爱上了道枝骏佑,沦为了他的俘虏。

这晚当道枝在自己的床上睡着的一瞬间,他的灵体便从身体中脱离。魅魔状态的道枝在大阪一直往东飘,飘到了东京,他不知道是什么指引了他,他只是迷迷糊糊循着味道进入了一栋高级公寓。他眯着眼睛看到了在床上躺着的目黑,然后嘿嘿地笑着接近着目黑。

此时的目黑只是刚睡着,还处在浅层睡眠,他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了穿着睡衣的道枝,他震惊地睁大双眼,在想道枝是怎么会突然出现。道枝直接二话不说吻住了目黑的嘴唇,魅魔的唾液可以麻痹人类的神经,目黑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变得有点不受控制,无法推开道枝,下体已经激动得硬挺充血。道枝像个孩子般很不熟练地吻着舔着目黑的嘴唇。

“为什么你的嘴唇这么香啊,目黑前辈……”

“micchi想要更多……”

—————————(接下来都是肉,纯洁孩子请跳过)———————————

目黑被挑拨得已经无法忍受,毕竟眼前这个美人朝着他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他突然有了力气,一把搂住道枝的头,将舌头深入他的口腔内,这才是成年人的吻。道枝嘴里的唾液又香又热,让目黑更是停不下来,开始尝试脱去道枝的衣服。道枝被吻的脑中更是眩晕,身体也是燥热,自己也把衣服全部褪去,他自己的小枝也已经翘起,是稚嫩的粉色。目黑本来就只穿了内裤睡觉,他的那里已经完全勃起,把内裤撑了起来。道枝目不转睛地盯着目黑的那个地方,眯着眼睛笑着用嘴隔着内裤轻舔着它,然后用嘴巴叼起内裤的一角,目黑的性器一下子弹了出来碰到了道枝的鼻子。

“目黑的那里也好有男子气概呢”

道枝说的话让目黑又羞耻又激动,想要赶紧展现一下自己的男子气概

“不行,要充分的湿润一下才能进入哦”

道枝湿热的口腔包裹着目黑的那里,魅魔的本能驱使着道枝舔弄着它,这感觉让目黑舒服得要死,直接一下子全释放在了道枝的嘴里。这是道枝第一次的进食,也是他人生第一次尝到了精气的味道,就像是人生第一次吃到冰淇淋的感觉,道枝瞬间成迷在这个味道之中,他还要更多更多。他继续舔弄着目黑的那里,目黑本以为自己还要稍微过会才会再次硬起,但道枝的的唾液瞬间让他的那里又完全勃起。

道枝的肚子传了一阵暖意,他的身体已经准备好了,忍不住扭动着身体。目黑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了,他用手指抚弄着道枝粉嫩的小菊,轻轻地将手指插入。道枝忍不住“啊”得呻吟起来,魅魔的体质使它很快就湿润起来。目黑慢慢增加了手指的数量,并上下抽动着,湿软的内穴吮吸着目黑的手指。道枝感到已经无法忍耐。

“快点把你的那个放进来吧,我快受不了了”

目黑的性器抵着入口,慢慢不断深入。

“啊……啊……”

穴口被慢慢撑开,一瞬间的压迫感刺激着道枝身体的内部,道枝扭动着身体,小枝不断滴下液体,道枝的双腿夹紧着目黑的腰,在索求着更多。目黑促起眉头,用力地抱紧着道枝,加快了动作,亲吻着道枝的脖颈和他的嘴唇。随着目黑的那里不停地刺激着道枝的敏感部位,惹得道枝不住呻吟,高潮越来越近。

“啊、啊……要……要射了……”

道枝高潮时,那里也夹紧了目黑的性器,目黑也跟着一起释放。当目黑的精液刚接触道枝的瞬间,精气瞬间进入道枝的体内,道枝再一次进入高潮,这是他第一次体内高潮,也是他作为魅魔第一次完成体内的精气吸收,他一下子昏迷过去。道枝似乎看见自己穿越宇宙中的星辰,感觉自己与宇宙融为一体。

目黑并不知道道枝已经晕了过去,他的身体还在不停地为道枝补充精气,他的下体不知疲软,直到又再射了三次后,他抱着道枝进入了昏睡。清晨,道枝的灵体随着道枝本体的清醒回到了大阪的家中。

———————————————(肉肉分割线)————————————————

似乎是因为目黑一次性给道枝充能太多,导致了道枝失去了那晚的记忆。正常情况下,魅魔进食完会给人类一个忘却的吻,但由于道枝被干昏了过去,所以没能抹去目黑的记忆。

目黑还在回味昨晚的梦,他认定昨晚是梦,尽管所有的触感都那么真实,但因为太过荒唐,他就把一切当作是一场春梦。但是他没办法忘却道枝的面容,他的脑海里时不时就会闪回道枝潮红的脸,殷红色的嘴唇和甜美的触感……

目黑打开手机,他需要搞清楚一件事情,他搜索道枝的名字,看到道枝的照片,并不是女装的照片,然后他硬了。他明白了,他已经彻底沦陷了。

此时的道枝,不明真相的他在和家人们吃饭,面色红润有光泽,他不知道这次进食足够他近半年不用再补充精气了,他也不知道目黑的精气接下来是如何一点一点影响着他的……

目黑莲捂着脸陷入了思考……

杰尼斯Jr祭的排练就要开始了,也就意味着会和道枝见面,应该还有一些排练会在一块进行,他很担心,毕竟离出道只剩下几个月了,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他的脑子时不时就会冒出各种与道枝的爱情动作姿势……就因为这样,目黑开始有意无意在排练时故意不去看道枝,私下休息时,他也在留意,尽量不要和道枝碰到。

道枝不知道为什么,在排练期间他感觉自己的目光不受控制得被目黑前辈吸引。他一看到目黑前辈,就有种像是失而复得的感觉,莫名的感到欢喜。因为目黑其实是他蛮喜欢的前辈(长得帅),又是康二哥哥的新队友,他一直希望有机会能和目黑前辈拉近关系。但今天的目黑前辈似乎在躲避自己,他感到有点困惑。如果是平时的道枝,他会因为前辈躲着他而感到伤心,但是此时的他没有想那么多,反而是找了个机会偷偷跑去目黑前辈的休息室门口蹲他。

他找到关系不错的佐藤龙我,“龙我,我们一起拍Island TV的视频啊”

“好啊好啊”

“要不要去Snow Man的休息室,说不定能看到康二哥呢”

“好啊好啊”

龙我根本不知道道枝的小心思,跟着道枝走到了休息室的门口,道枝拿着自拍杆,开始录视频。刚开始录了一会,道枝就看到目黑走了过来。目黑看到不远处的道枝,害臊的低下了头。不知道为什么道枝调整了拍摄角度,刚好拍下了低头走进休息室的目黑……好可惜,并没能和目黑前辈打声招呼。

为什么我那么想和目黑前辈打招呼呢,是因为几个月前的演出时我们有击掌,所以我想更进一步和他搞好关系吗?为什么内心有些焦躁不安呢?道枝的心里充满着小心思,就像他看过的那些少女漫画里的女主一般。他的视线总会放在目黑身上,同团的高桥恭平都留意到了。

“Micchi你也是黑担吗?”高桥问道。“目黑君私底下很冷淡呢,我要了很多次联系方式都没要到,他还会时不时躲着我呢,哈哈哈,这也是目黑君有魅力的地方吧……”

原来目黑前辈私底下都是这样的,看来今天是我的错觉了。道枝虽然这样在心里自我安慰,但是还是忍不住撅起了嘴巴,像是不满着什么。

排练结束后坐了两个多小时的新干线,精疲力尽的道枝只想躺在床上睡觉,但是妈妈在喊道枝赶紧去洗澡。道枝其实不是很喜欢洗澡,不是因为不爱干净,只是觉得所有的步骤都很费时间,搞完就很晚了,而且他现在累的只想躺着。但是妈妈的唠叨实在是难以应付,道枝不情不愿地走进了浴室。

由于今天特别的累,道枝忍不住在浴缸里打起了吨,明明不需要进食的他,竟然还是进入了灵体状态,明明是相隔很远的东京,但是对于灵体的道枝来说只要十几秒便又飘到了东京。他又忍不住进入了目黑的公寓,此时的目黑已经洗完澡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目黑前辈今天也很累吧,道枝静静地浮在半空中看着目黑的睡颜。怎么排练的时候都看了那么多次还是看不腻呢,目黑的脸和我不一样啊,是凌厉的感觉,眉宇间好帅气啊。道枝完全不知道他自己其实是全裸的状态,还一脸少女花痴的样子。

目黑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皱了下眉头,正要睁开眼睛,正好此时道枝妈妈叫醒了在浴缸呼呼大睡的道枝,道枝的灵体瞬间回到了身体里面,所以目黑只有刚睁眼的一瞬间看见了全裸的道枝突然消失在眼前。目黑瞪大了眼睛,看着空空的房子,起身到处寻找,甚至看了看窗帘后面也并没有发现道枝,只有蜷缩在窝里的狗狗Moko在斜眼看着目黑,它在纳闷主人在找谁。目黑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他感觉自己病的不轻,只不过做了个和道枝干柴烈火的梦,怎么都还能想他想到出现了幻觉……

道枝醒来发现妈妈恶狠狠地盯着自己,“你这样真的很危险啊,吓死妈妈了”,道枝妈妈正要开始念叨。道枝挥舞着手臂打断了妈妈,“妈妈,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快出去啊!”

妈妈被赶了出去,笑着打趣道,“什么时候都是妈妈的小宝贝啊”

道枝感觉很羞耻,因为他刚刚梦到自己盯着睡着的目黑前辈。是的,他还以为他在做梦,他真的分不清自己是不是灵体出窍。他红着的脸一半泡在水里,静静看着水面,心里还是想着目黑前辈,刚刚梦里的前辈好真实啊,就好像那就是他现在的样子,而且睡着的样子好可爱啊…..

洗完澡躺在床上的道枝,带着耳机听起了情歌,不知为何这首歌里暗恋的情愫特别打动他,他把这首歌的歌名记录在了手机备忘录里,并标注“让我想起了目黑前辈”。

道枝不会去思考他为什么会被目黑吸引,他从来也没有恋爱过,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他现在就是情窦初开的样子……

已经是2019年的年底,离上次道枝骏佑吸取目黑莲的精气已经过去了快半年,道枝又要再进食了……

道枝明显感到自己的状态有点变差了,不像之前那般充满精力,隐隐感到不安。

道枝的祖母终于在查阅一番书籍后,大概猜测道枝17岁还没觉醒的几种可能性。第一种可能是道枝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好,要等到19岁完全发育后才会觉醒。第二种可能是道枝碰到的人类男子在道枝吸取精气时获得了主导权,可能是因为道枝的技术不佳,没能从开始麻痹被吸食者的神经。

道枝妈妈和姐姐们在知道后,赶紧给道枝上了堂魅魔的生理课。从如何一开始要等待男子睡着了才开始进食,这样才能保证能用唾液麻痹男子的神经。魅魔可以通过接吻将唾液传入男子口中或者可以将唾液传入男子的性器里。过程中要坐在被吸食者的身上,不能被反压制,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一定要继续用唾液麻醉对方……

道枝抱紧双头,为什么这么尴尬啊,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生理课,我为什么要听些东西,不禁跟妈妈抱怨道,“为什么要把我生下啊,呜呜,我一点也不想当什么魅魔!”

妈妈很是生气,“你知道妈妈当初生你的时候有多辛苦吗,男魅魔是百年都很难一遇的,当初真的是每天都忍受着身体上的痛苦,才能把你健健康康的生出来的啊……”妈妈说完眼睛噙着泪水,委屈地扭过头,姐姐们赶忙安慰起母亲,抱怨起道枝怎么这么不懂事。

道枝听后很是抱歉,感觉自己说错了话,低下头去一言不发,道枝妈妈过来抱住道枝,“你就是像奇迹一般的孩子啊,你知道那个时候祖母一直劝我放弃,因为男魅魔大概率是会夭折的,但是我那个时候就感觉到你在我的肚子里那样活碰乱跳的,像是很期待出生一样,当你健健康康出生时,整个家族都震惊了,你是我们家族第一个成功出生的男魅魔,所以妈妈希望你能为自己的出生而感到高兴,你是特别的孩子,你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妈妈……”

“好了,大家不要心情这么低落了,有可能骏也只是发育不良,对吧,哈哈哈” 大姐忍不住打趣道

对啊,妈妈突然想起自己还要给道枝熬药汤,这种药汤可以给道枝补补身子,加快发育,连忙起身去了厨房,今天刚从市场买来的新鲜食材可不能浪费了。

道枝妈妈在厨房里忙活了四个多钟头终于把药汤给熬好了,端到了道枝的面前。

“咦,这是什么啊,为什么这么的臭啊…不要啊妈妈,我不要喝,里面都有些什么东西…”

妈妈捏着道枝的鼻子,把整碗药汤都灌进了他的嘴里。一、各种动物内脏的腥臭味一下子窜进了鼻头,道枝忍不住干呕起来,“呕…呕…”

“你可不能吐出来,这是很重要的药汤,对于魅魔来说,发育不良可是很危险的,你要每周都喝一次才行……”

“哦,不……”道枝原以为晚两年觉醒是件好事,现在没想到还要每周喝这么恶心的东西,“不幸啊……”

……

……

此时的目黑在和康二聊天,康二一脸兴奋地在聊关于恋爱的话题,他和目黑分享了自己的初恋小故事,现在一脸期待地问目黑他的初恋是谁。

“讷讷,meme你的初恋是什么样子的啊”

“嗯,说不上来…” 目黑想就这样把话题糊弄过去,但是康二一直咄咄逼人地追问。

“说嘛说嘛” x 10遍

“额,就是初一邻班的女生在放学后跟我告白,我答应了,但是也没干嘛,那段时间我总是和朋友一起玩,她觉得我不在乎她,就跟我提了分手,就这样”

“什么嘛,meme这么不解风情,还被女生甩了……那后来呢,后来的恋爱有稍微体贴一下女生吗……”

“我初二就入社了啊,就没有谈恋爱了,我也不想引起什么麻烦的事情……”

“什么嘛,怎么可能,是不是就是不想告诉我罢了,这么不信任我吗……” 康二觉得目黑这么帅的人,怎么可能从初二到现在没有谈恋爱,一定就是不想说而已。

“唉……” 目黑懒得解释,只想换个话题。

突然康二话锋一转,“不过也有可能meme就是这么纯情的呢,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纯情的男孩子呢。micchi就是,他从来都没谈过恋爱呢,明明是这么好看的男孩子,我要是女生肯定会把他吃干净的把……”

“是哦,道枝没谈过恋爱吗……” 目黑对这个话题倒是有点兴趣。

“对啊,而且这孩子特别纯情,憧憬着那种少女漫画里的恋爱呢,连和女生牵手都不敢呢……不过这样的micchi就是特别让人想保护他,他要是谈恋爱的话,我可是要好好把把关,不能让危险的女生看上了他……” 康二已经进入了他的弟控状态,果然就是把道枝当作自己的亲弟弟一样。

目黑感觉自己更了解了道枝一些,突然又有种被负罪感侵蚀的感觉,我竟然对那么纯洁的孩子产生了那样的想法,还做了个与他做了那么多次的春梦……感觉自己真不是个人,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

……

今天是2019年12月31日,今晚的道枝突然很早困,感觉自己特别的累,便早早的洗澡睡觉了。其实是因为他体内目黑的精气已经基本用尽,今晚他必须要再去补充精气了。

道枝入眠的一瞬间,便进入了灵体状态,这次他并不是醉醺醺的样子,而是一副有点疲倦的样子。道枝的灵体又飘飘悠悠地逛到了东京目黑的家里,可是此时的目黑并没有睡觉,他正准备熬个通宵迎接2020年的第一天。但是道枝已经等不到目黑睡着,便出现在了目黑面前,他开始迷迷糊糊说起了话,“目黑前辈,你怎么还没睡啊,你不睡觉我要怎么跟你做爱啊……”

目黑被眼前的一幕彻底震惊,他看到穿着睡衣的道枝浮在半空,就像幽灵一般,他现在很确信自己是清醒的。但是他并没有害怕,而是回想起了之前的梦,难道那一切都不是梦,是真的发生的吗?因为目黑之前也看过一些作品描写过灵魂出窍,难道说道枝是这样的体质吗?

目黑尝试去触摸道枝,发现就和触碰真人是一样的感觉,吓了一跳。道枝被摸了一下,竟然不好意思的害臊,“目黑前辈干嘛摸人家,你快去睡觉啦,这样我才能和你做爱,我才能吸你的精气啊……”

“道枝,你不会是幽灵吧,为什么会浮在空中,还有为什么要吸我的精气,我被你吸精气会死吗?”

“fufufu”,道枝发出来他独有的笑声,“人家才不是幽灵呢,我可是魅魔哦,我可厉害了,我吸了你的精气才会有力气呢,我现在好没力气啊,求求你让我吸精气吧……” 这个单纯的孩子直接什么都跟目黑坦白了,完全没有想过这个秘密是不能告诉他的。

目黑开始在脑内分析,嗯,道枝是魅魔,魅魔听上去像是那种色色的恶魔呢,没想到道枝这么纯洁的孩子竟然是魅魔。所以之前的梦是我被他吸食了精气吗,那既然我上次都没事的话,这次应该也没事,他看上去很难受的样子,好可怜啊,那我还是把我的精气分给他吧。

目黑说,“没事,那我现在就把精气给你”,目黑开始脱起衣服来。

“不行啊,你要睡觉先,不然我就不能成功麻痹你的神经了,那我就不能掌握主导权了,如果我不占主导,我就又要失去记忆了,妈妈和姐姐们会生气的,我还要喝很苦的汤,呜呜呜,汤真的好苦啊……”

目黑恍然大悟,难怪上次看到道枝,道枝还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清纯模样,原来只有他自己知道上次发生了什么。他突然开始有点犹豫,其实如果道枝什么都不知道才会是对他来说最好的吧。康二也说了他是个特别纯情的孩子,还那么又少女情怀,不行,我必须保护他这颗纯情的心。

目黑一把将道枝压在了身下,“道枝你现在很难受吧,我现在就给你精气,没关系的,你不需要记得这一切……”

目黑已经做好了觉悟,道枝的纯情,必须由他来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