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糯米丸 番外(二)

晚上11点。长沙,酒店。 刘昊然确认房间里Party的吵闹声被完全隔绝之后,才在门口摁下接听键。 对面是安静而均匀的呼吸声。 刘昊然手捂住话筒,声音很轻:“怎么了。”

“。。。你可不可以。。。叫人小声一点。” 对面的声音同样轻,轻而冷淡。 可尾音却无意识带点拖沓,懒散得很——可就那一点点懒劲儿,像猫爪子挠,足够勾得人心痒痒。

刘昊然没说话,握着手机径直走向左侧的安全出口。

一层楼很短,走楼梯大概只用十几秒。 穿走廊用十秒——陈伟霆的房间在他房间正下方。

房间的沙发是背对着门的,沙发上的人听到开门声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他连头都没回。 刘昊然看见沙发上的人身上裹了一件浅色睡袍,修长的双腿随意搭在前面的茶几上,头微微垂着,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正轻轻揉自己左耳下侧。

刘昊然轻轻带上门,一步一步朝沙发走过来。 两个人都还握着电话。 听到刘昊然在身后站定,他依旧没回头,低头接着揉自己后颈,眉心疲惫地微微蹙起。 “。。。你吵到我休息了。”

* “是么。。。” 刘昊然慢悠悠绕过沙发走到他旁边,俯下身子,手缓缓滑到他后腰,隔着真丝衣料轻轻摩挲,低头看他眼睛,声音很低,听出一点戏谑,“是讨厌我吵你,还是。。。。讨厌【有的人】吵你?” 陈伟霆懒洋洋看他,弓在沙发上的右脚虚虚蹬他膝盖一下,抬起眼皮,“。。。都讨厌。” 刘昊然抱他坐到大腿上的时候,倒是一点没挣扎,乖乖趴怀里,还软了腰给他搂。 刘昊然手轻轻放他后背上,抬头仔细看他脸。 过了半晌,才缓缓开口,“又喝酒。” 陈伟霆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不准他再闻,又抬手推他肩,眉心蹙着,“我的事。。。你少管。。。” 刘昊然把他手拨开,托着后腰抱他靠自己肩上,另一只手一下一下轻轻揉他后颈,语气极温柔像哄小孩,“头痛不痛?” 陈伟霆软得像没骨头,脸埋他肩窝里,虚弱摇摇头。 刘昊然抱得他好舒服,揉得也好舒服,他整个人陷到他怀里,贴着他胸口里被他带着缓缓呼吸。

“唔。。。” 刘昊然看怀里人皱眉,轻轻把他放靠枕上,穿过客厅走到冰箱旁边倒水。 他的睡袍是深V的领口,腰侧绑带系得松松垮垮,躺在沙发上,真丝衣料勾勒出的曲线看得人脸红耳热。刘昊然端水杯,手轻轻穿过柔软的衣料抱着他靠到怀里。正要喂,他突然缓缓睁开眼,眯起眼睛,语调慢悠悠挑衅,“怎么。。。不回楼上做主人?” 刘昊然沉默着看他眼睛好几秒。 ——叹口气把水放在茶几上,低头食指轻轻蹭他鼻尖,“。。。。。一声不坑吭就搬走,大晚上和别人出去喝酒,回来了看见人又要吃醋,哪有你这么不讲道理的。。。嗯,威廉?” 陈伟霆垂着眼睛不理他,刘昊然又叹口气,把水拿过来,搂着肩抱怀里,低头一口一口喂。 陈伟霆没再挣扎,乖乖把水喝下去。 等刘昊然转身放完杯子,一转头就手腕勾着脖子,张着两瓣红艳艳的唇吻上来。 刘昊然淡定得很,低头轻轻捉他手,另一只手的手指安抚地轻轻扫他后腰,嘴角偷偷掀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怎么。。。刚刚不是还你的事我少管?。。。。我算你什么人?凭什么你想要我就给?” 陈伟霆抬头看他,眼睛晶亮,像两颗黑宝石,“怎么。。。你不要。。。”说眼神瞟一眼身后的手机,嘴角玩味地微微勾起,那。。。唔。。。” 话没说出口就被刘昊然一把抓起来从客厅抱到床上。

刘昊然握着他两只手腕把他摁在床上,随后后十指摸他手指,全部缠缠绵绵勾在一起。 “唔。。。”陈伟霆仰着下巴蹙着眉小声呜咽,眼底水粼粼。 刘昊然曲膝在大床上居高临下低头看他,“试试看。。。你敢打。。。。我就叫他上楼,看着我做。”

https://shimo.im/docs/RRgjwVTYDqW3J9y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