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uoluo

糯米丸 34 刘昊然想走近,却猝不及防被重重地推开。 陈伟霆坐在会议桌上,眼尾的情潮还没褪去,眼神却陡然变得像尖刃,冷淡得刺人。 “要不是因为手机响,你是不是打算让他在这里听到天黑?”

* 两个人都不是第一次遇到,知道隔墙有耳的最佳处理是联系警卫,调实时监控,再决定要不要叫人上来。 结果还没拿起电话就听见电梯门开和高跟鞋的哒哒声——门外的人碰巧撞见满世界找刘昊然的常丝。 开口打招呼的是熟悉的带着一点外国口音和广东口音的普通话,陈伟霆在会议室惊得心跳漏一拍。 怎么会是他?

“。。。李卓老师刚下来说,我经纪人在四楼等我,需要用这个背景录个口播。。。”。 陈伟霆有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话里提到的“老师”是运营部的一把手,刘昊然的心腹左右手。 四楼哪有录ID的人影儿,欺负外人对这里不熟罢了。 虽然知道刘昊然混蛋。 这么对他,刘昊然竟然舍得。

* 他盯着刘昊然。 刚刚被弄得厉害,碎发被汗濡湿,软塌塌挂在额前。眼眶红通通的,气也喘得重。 刘昊然看着他这副还劲儿还没缓过来就急得发狠的样子,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乱七八糟的情绪争先恐后要找出口。脑子没理清楚,手已经先一步去摁桌上座机。

“您好,这里是xx传媒运营部,请问有什么可以协助您的吗?” 刘昊然情绪不好,懒得废话:“叫李卓接电话。” 运营部的女生认出他声音,“好的刘总,麻烦稍等。” 对面背景音一阵窸窣。 “刘总不好意思,李卓今天看片场,两点就去了,估计现在还在郊区呢,要帮您打她手机吗?” “不用谢谢。”

刘昊然摁断免提键,冷冷抬眼看陈伟霆,用沉默锋芒毕露挑衅。 良久,他垂下眼,缓缓开口,“看来冤枉我,也不是什么难事嘛。” 他走到陈伟霆跟前,带着一身压迫感低头,是耳鬓厮磨的距离,“平时没少被偷拍,就今天这么急——怎么,他比较不一样、不想他看是吗?” 近乎故意折磨地凑近他唇边,“也是,看过你怎么趴我身上发情,他还怎么——” “啪!” 刘昊然甚至都没躲,被扇之后面无表情地死死盯着旁边桌角看。 陈伟霆浑身的血液都冲到脑袋顶,被满溢的委屈和怒意折磨得腿脚发软、眼冒金星。 这间会议厅的氧气仿佛全部被抽光,多待一秒他就会死掉。 他一把推开刘昊然,跌跌撞撞地从这里逃出去。

“哐——” 前门震耳欲聋的回响。 刘昊然愣愣着看着眼前。 椅背上是陈伟霆的长外套。 操。 刘昊然狠狠地踹了转椅一脚,抄起手机冲到门外。

* 刚下班的五位员工怎么想也想不通今天什么日子,居然给他们撞见这场面。 先是电梯下到四楼停下,开门看见传说中大老板家里那位,狐狸精、大明星、大美人,站在外面。 虽然衣服扣得算整齐,但是整个人莫名带着种湿漉漉刚从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被捞出来的虚脱感。 大伙在脑海还没处理完信息生成八卦,电梯门阖上前最后一秒,又被人从外面摁开。 对视的瞬间电光火石,噼里啪啦。

大美人头也不回就要往外走。 老板也不管边上还有这么多人,抓住人腰就往怀里带。一边捉着手肘不让人挣扎,一边无奈压着音量用气声哄,“。。。这么冷,去哪儿。” 大家只恨自己没当场聋两只耳朵,语气语义都听得明明白白。 可惜被哄的人不领情,暴躁又无章法地推他,“你。。。。。。你放开。。。。。。” 人们一方面很想继续听下去,另一方面也觉察到这样下去,搞不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组长突然拍脑门,“等一下今天晚上是不是编剧开会?得拿电脑回去!” 一行人纷纷应合,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另一架电梯。

* 电梯门再阖上,终于又只剩两个人。 “操你妈。。。你别碰我。。。我恶心。。。我恶心你。。。” 刘昊然任凭他怎么折腾都不放手,一边抚他后腰,一边低头挨他骂。 陈伟霆向来在体力上抵不过他,挣得脱力也挣不开,只能恶狠狠以言语做利刃。 “对。。。。你说得对。。。我是喜欢他。。。对,我就在意,我就是不想被他看。。。因为他看了才生气。。。你满意。。。满意了吗。。。唔。。。咳。。。咳咳。。。” 刘昊然心疼皱着眉轻轻给他顺背,又安抚地吻他鼻尖,“你说气话好受一点,我不介意听到这里拉闸为止。” “我不想听你说。。。我不要跟你说话。。。你走。。。走啊。。。” 刘昊然摁着他后颈,低头吮吸他颈侧,然后下巴,鼻尖,嘴唇。 怀里的人脾气很坏,刘昊然并不被干扰,心无旁骛地吻到底。 “嘶——” 唇间一股血腥味晕开,刘昊然痛得抽气,反倒更穷凶极恶,摁着人咬回来。 陈伟霆迫不得已把手放在他胸口。 “呃。。。嗯啊。。。”

“叮咚——” 电梯到一楼开门。 大厅里总裁助理正拿着个大信封往这边赶,看到刘昊然仿佛遇上了救星,欢喜的眼睛发亮,“刘总——” 陈伟霆冷冷瞥一眼,招呼都不打转身就往门外走。 刘昊然对助理抬抬下巴算打招呼,看也不看一只手把人拽回身边,搂着。 助理这才注意到老板身上挂着大美人,一时愣住,犹豫该不该开口,被刘昊然先解了围。 “是书局那边合同吧?王微跟我讲过了,小问题,明天跟你说。” 说话间大美人从他臂弯里溜走,头也不回地出了前门。 刘昊然看着他背影,竟然不生气,笑吟吟对助理挑眉,“别加班了,快回家。”

* B2层。 加长的黑色轿车从停车长的一头驶向电梯出口附近,稳稳在刘昊然跟前停下。 陈伟霆靠着车窗假寐,被人托着后颈转了下姿势(以免行驶撞到头),他闭着眼带着鼻音嘟嘟囔囔地骂,“滚出去。” 小腿被抓着脚踝平放到那人大腿上,手掌握着腿肚温热热地蹭,他还是不肯睁眼,蹙着眉含混不清又骂一句,“你滚出去。。。” 刘昊然一边抓着他脚腕,一边顺手把后面的颈枕拿来垫到他身下,低头看他,语调很轻,夹着笑意,“你下次叫人‘滚出去’,能不能先看看坐的是谁的车?” 陈伟霆转头不看他,结果起了反作用,被人抓过来托着膝弯抱到大腿上。 刘昊然手从衬衫伸进去,指肚轻轻挠他脊柱,“威廉,今天明明你冤枉人在先,还要我哄,怎么这么大脾气?” 陈伟霆倦极,懒得挣扎,只用脚顶他小腿,“那你。。。你放我下去。” “我问你,模特问我个电话你都要甩脸子,那我看别人那样盯你,喝你喝过的东西,就不可以生一下气?” “唔。。。随你。。。你以后就那样跟我说话。。。” 刘昊然低头堵他嘴巴,左手又摸到他下身,轻轻揉弄了几下,逗他,“你几岁。。。这样闹脾气。。。” 陈伟霆忍不住低低呻吟了一声,车行驶免不得颠来蹭去,他又坐在刘昊然身上,又倦又馋,头昏脑胀的,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你舔我也没用。” 刘昊然给听笑了,指指自己右脸颊,仿佛哄骗小孩儿,“那亲一下,亲一下就给你舔。” 陈伟霆也不理会,轿车稍稍颠了一下,他立马皱了眉,“不要。。。不要开着车弄。。。”

刘昊然一秒看穿他想要什么,抬头跟司机讲话。 “小郑,我突然想起来又点东西忘记拿,麻烦掉头回公司,停在B2就行。” 低头揉弄他腰,另一只手抬着他下巴,吸他嘴巴,“满意了?” “呃。。。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