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uoluo

请回lofter互动和留言

糯米丸 31

王安从对面看见刘昊然开完会回总裁室,立马起身去敲门。  进门才注意到刘昊然还握着手机,“。。。不需要,没事。”  王安在他面前拉了把椅子坐下。

刘昊然挂了电话,对王安抬抬下巴,“怎么了?”  “Danny刚刚来电话。。。想请你劝人。” 

Danny是北京英皇的一把手。  王安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在英国谈合作离得远,她已经兵临城下来到总裁室了。  刘昊然眼睛一眯,“她倒是快。”  王安松了口气,看来已经知道了。  也难怪,能让常丝刚才在刘昊然谈生意谈到一半拿着移动电话去敲会议室门的,除了吴庸,也只有那位小祖宗的身边人了。

“怎么办?”  刘昊然不以为然,“换嘉宾是节目组的决定,找艺人做什么。”  王安被他厚脸皮程度惊到,“可是节目组是不想得罪伟霆啊!”  你心肝和另一位男嘉宾带来了这节目百分之九十的关注度,他态度这么强硬,那边哪有的选?  刘昊然一脸无辜地摊手,“那就没辙了。” 

“不是。。。我知道青禾的人动歪心思。。。可是老侯也登门道歉了,小侯也赔礼了,以后生意还得做不是?”  “做不做生意是我的事——跟他没关系。”  “可是。。。那件事也不是Aileen做的。。。这不是连坐吗?”  刘昊然冷笑,“是,不是她做的,只不过因为我停掉了她小姐妹的戏,她鸣不平呢,没胆子硬跟威廉对着干,欺负手下的人膈应威廉,还不够过分?”  “唉。。。可是Danny是担心这样的消息一旦流出,也会对伟霆有负面影响。。。”  “候易隆会爆料,她就不会?那边敢编排威廉耍大牌,她就写青禾传媒艺人品行不端在节目组乱来——搞不定?我让常丝教她。”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  刘昊然的面无表情,“化不化,威廉说了算。” 

突然桌上手机又响。 刘昊然不想再多讨论,“再来电话你就告诉她,这件事,威廉怎么高兴,我都随他。出什么事我兜着,爆了新闻我摆平。不需要她收拾。” “她电话也打了,情也求了,可以跟候嵩交差了。”

两个小时后。  彩排现场,观战间。  “不过为什么发火啊?”  “选管姐姐说的,好像是哪个男选手有伤,叮嘱过不要让他做技巧了,Aileen合作舞台非要加翻跟头,结果今天上午送医院去了,刚好被伟霆导师抓到。”  “啊?他没事吧?”  “听说还好,没大碍,已经送回来了,但是有旧伤嘛,这种就很危险,这次是侥幸没出事。。。”  “他算运气好,我不知道伟霆导师这么护短的。。。”  “可不是,而且你不知道,他发火的样子,气场好强的,副导演们大气都不敢出。。。” 

忽然一个女生被后台的身影抓住视线,“诶,导演回来啦?”  “哪儿?哦我看见了。。。他跟谁说话呢?”  “让我带上眼镜看一看——我靠。。。看。。。”  “啧。。。来干嘛呀?接他嘛?”  “啧。。。今天刚发了火,担心呗~”  “快看。。。” 

陈伟霆跟舞台上的选手交流完,从嘉宾席上起身,接过助理递的水,迈着大长腿向导演那边走去。  他摘掉头戴式耳机,抿了一口水,认真地和两个人讨论着什么。

“呜呜。。。怎么还搂腰。。。” 

* “。。。中间他dance break的时候Bass的节奏太乱,那个撤掉,换成鼓点。” “。。。斯坦尼康进的时候把灯光调暗一点,调成蓝色,不然监视器里显得刺眼。”

刘昊然手心隔着薄薄的衬衫贴在他后腰靠近腰窝的地方,也不插话,只是微微歪着脑袋,目不转睛地看他。 陈伟霆心安理得被他盯,旁若无人跟导演一个细节一个细节调整。 等全都确认完了才看抬眼看了刘昊然一眼,等他刚要低头跟自己眼神交汇,就若无其事抽离目光,看向导演。 “偷看我彩排,要罚钱的——你放人进棚,都不用查工作证的么。”

刘昊然并不恼,还对着导演笑。 ——与此同时陈伟霆腰上的手悄然溜到下面,四根手指托着臀瓣,恶作剧般地揉弄了两把。 “唔。。。”陈伟霆神色僵了一下,忍不住当着导演的面喘了一声。

看威廉抬眼瞪他,刘昊然不得不低头忍笑。 不等导演反应过来到威廉的异样,刘昊然手勾回到陈伟霆腰上,微微低头伏在他耳侧,笑嘻嘻吐了三个字,“我贿赂。”

说话间两个场务路过,一个推着一个推车,另一个扶着上面的大箱子。 陈伟霆立马看明白,赌气哼了一声。 箱子里整整齐齐码了八九十份,是整个节目组和选手的量——蓝色盒子是他喜欢的甜品,橙色的是今天睡醒的时候馋的小龙虾。 屁股又被捏了一把,刘昊然声音低低,只够他一个人听见,“不准贪吃。” 陈伟霆转头把视线投向门口运饮料和其他配菜的工作人员,嘴角却无意识地微微翘起来。“不要你管。”

忽然他的目光被什么东西吸引住,紧盯了两秒,接着面色陡然变冷。 刘昊然察觉到,也跟着往门口看。

* “——呦,车导,您这边今天可真热闹,看来我来对了!” 青禾大股东候嵩有一双儿女,小儿子叫候易隆,来的是他姐姐,三十出头,是个长袖善舞的厉害角色。 导演笑容有些尴尬,指指刘昊然,“嘿嘿,这不是。。。刘老师来探班嘛。。。” 女生袅袅婷婷走到车导身边,伸出手笑得明艳又大方,“好久不见啊,刘总,伟霆。” 刘昊然礼节性地欠身握了握手。

陈伟霆没兴致跟她浪费时间。 面无表情看向刘昊然,声音很轻,仿佛她根本不存在一样。 “站了一天,我累死了。” 刘昊然一点责备的意思都没有,搂搂他的腰,“上楼歇着,让四哥陪你。”

* 约莫过了七八分钟,刘昊然推开化妆间的门。 陈伟霆横躺在沙发上歪着身子看手机,修长的腿懒洋洋地搭在扶手上,胸前衬衫的扣子散漫地开了两粒。 他抬眼瞥见刘昊然进门,摁灭了手机丢在茶几上,慵懒地把手抬到脑袋后面,枕着手肘,微眯着眼睛看刘昊然。 刘昊然扯了把椅子,坐到沙发面前。 四哥默默从外面把门带上,刘昊然俯下身给人把已经扯乱的领带松开拿下来,一边轻声笑他。 “不像录了一天,像录了一夜。” 陈伟霆不开心,躺在沙发上软绵绵伸手挡他,身子转向沙发内侧,“候总好大的面子,让你在下面待了这么久。”

刘昊然没解释,把领带搁在茶几上,转过身搂着腰把人扳过来,伸手摸进他两腿之间,熟练地轻轻揉弄。 陈伟霆把手腕遮在眼睛,被揉得忍不住微微蹙眉,“唔。。。” 刘昊然手从腰后面摸进来,然后他就被托着背抱起来。他像只累坏了的小豹子,眼睛也不乐意睁开,一副皮肉软得撑不住,不情不愿地顶着刘昊然胸口,声音黏糊糊的,“。。。你少碰我。。。” 刘昊然左手摸到他下面,小指轻轻搔弄他的囊袋,右手从后面环着他的腰,把他紧紧压在自己怀里,低头吻他半张着喘气的唇。 吻到他刚开始舒服地小声哼哼,就坏心眼地突然抽出来,大拇指沿着他湿漉漉的下唇转一圈,低头看他,“听说。。。有人今天发火,吓得选手话都讲不出来。。。”说着唇角微微勾起,“这么大本事啊。” 陈伟霆被吻的嘴巴合不上,眯着眼睛断断续续地喘,试图推开刘昊然,“。。。那是他们没见识过我对你。。。发火。。。呜。。。” 刘昊然哪里肯放手,把他摁回到沙发上,曲着右膝顶到他两腿之间,半跪着伏下身继续刚刚的吻,边吻边左手轻轻揉他乳尖,弄到他忍不红着眼睛住呜咽才满意地吻他鼻尖,“嗯。。。我喜欢死看你对我发火了。。。” 陈伟霆睁开眼,哼哼唧唧地跟他赌气,“。。。你。。。离我远点。。。” 他喘得乱七八糟的,眼尾也泛着红,推人像故意在人怀里乱蹭。刘昊然温柔地把他裹在怀里,跟他耳语,“我滚了便宜谁照顾你,嗯?” 不等他张嘴骂人就继续吻他。吻一下给他缓一口气,再吻,再缓。。。 陈伟霆像一块奶油巧克力,温度高了就会在他怀里甜腻腻地一点点化掉。

“唔。。。嗯呃。。。。” 两个人鼻尖对着,厮磨着。陈伟霆眉心蹙着,眼睛像蒙了一层水雾——他被搞得缺氧,脑子都转不过来了,胸口难受,下面也难受,哪里都难受。 刘昊然左手手指轻轻搔着他的腰眼,右手揉着他后颈,低着头,心疼地亲他耳垂——自己平时含在嘴里都怕化了,青禾那帮混蛋竟然有胆子让他动这么大的气。 “呃嗯。。。”陈伟霆手腕黏哒哒地挂在他肩上,止不住地小声呻吟。 刘昊然从沙发上把他抱起来,坐到自己怀里,搂着他的背,下身相连的地方缓缓地开始抽插,一边动一边怜惜地亲他鼻尖,“难受就叫,你别忍着。” 陈伟霆趴在他肩上,张着嘴巴大口地喘气,难耐地用下面摩擦他的小腹。 刘昊然伸手覆盖住他那里,熟练地轻轻撸动,低头拿下唇蹭他凸起的颈骨。 边弄边温柔地给他顺背,“乖,交给我。。。都交给我就好。。。。” 陈伟霆把脸埋进他身体里,因为太舒服忍不住带了哭腔,“呜。。。”

* 半个小时后。 陈伟霆全身都黏着汗,脱了力靠在刘昊然怀里,湿漉漉的脑袋枕着他肩窝,累得眼皮都懒得抬。 刘昊然端着带吸管的水杯,低头搂着看他一口一口喝水。 等他喝够了把杯子放到旁边,顺手打他屁股,“娇气死了。” 陈伟霆精疲力竭,懒洋洋地分开大腿给让刘昊然拿湿纸巾清理臀缝间和屁股上的黏液。 清理到一半又开始敏感地皱眉,脚心忍不住蹭刘昊然小腿,五根手指抓着沙发,“。。。呃嗯。。。” 刘昊然左手箍着他的腰,低头笑得放肆,“怎么?还有啊。” 说着又用右手去逗弄他下面,“让我摸摸,射了两次了,怎么还没要够啊?” 陈伟霆把他手拿开,脱力地靠到他身上,“等一会儿再。。。上不来了。。。”

“嗡——嗡——嗡——” 桌上陈伟霆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旋转。 刘昊然拍拍他屁股,让他从身上下来,跨一步从茶几上拿手机看来电显示。 陈伟霆懒懒地抬起眼皮,“唔。。。谁啊。。。” 刘昊然盯着屏幕,面无表情,“Danny。” 抬头询问他,“想接吗?” 陈伟霆无所谓地点点头。 刘昊然摁了免提,坐下把话筒凑到他嘴边。 陈伟霆清清嗓子,“怎么了。” 刘昊然托着屁股把他抱大腿上听。

“今天的事,还没来得及跟你聊。” 陈伟霆不想和Danny冲突,所以努力压抑着不耐烦,“怎么,这有什么要聊的吗。” “唉。。。这种事情不能这么意气用事的,威廉。” “。。。。。” “我知道他们有些做法不太干净,可是其实就一期节目,当她不存在就行了,下一期她就不来了对不对。” “哦。” “没必要这么极端,真的。退一步大家都好,我们这次退一步,给青禾一个人情,他们会记着的。” 陈伟霆一口气闷在胸口。

“。。。。。。”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不然这次真的退货他们艺人,他们只要有机会,肯定对针对你的对不对?再说了公司还有其他的项目,跟青禾撕破脸,会有很多的后果。。。”

陈伟霆此时顾不上回答他。

“你。。。”他不敢大声,只能凶巴巴用气音毫无震慑力地威胁刘昊然。 可是本来就没从刚刚那一轮情事缓过来,现在还被他被他抱在怀里弄着那里,刘昊然坏得很,特地把手机对着他嘴边。 刘昊然低头吻着他肩窝,手上技巧十足地来回撸动,又摁着弄了两下,陈伟霆立马控制不住,眯着眼睛靠在他身上叫出声。 “唔。。。。。。。。。嗯啊。。。” 那边愣了好几秒,似乎在怀疑自己幻听了。 “。。。你。。。现在在哪里?” 根本就不需要回答了,陈伟霆抓着刘昊然的手腕,半张着嘴,仰着脖子靠在他身上又忍不住又一阵呻吟。 “嗯。。。。。。呃。。。。。。” 这次没等Danny听完,刘昊然就干净利落地切了线,把手机扔一边。

“呃啊。。。” 刘昊然抱着怀里的人转过来跟他面对面。 陈伟霆想射的时候特别好摆弄,手腕求救般的勾在刘昊然的脖子上,像只小奶猫,“哈啊。。。。。。哈啊。。。哈啊。。。” 刘昊然安抚地摸摸他后背,加快了手下撸动的速度。 “哈啊。。。哈啊。。。哈。。。嗯啊。。。” 刘昊然听他的呻吟声骤然变高,很了解地拿大拇指去蹭他铃口,果然下一秒一小股白浊“噗”地就喷满他手心。随即抱着的人就彻底瘫软在他怀里。 刘昊然拿纸巾把手指擦干净,低头安抚揉陈伟霆的头发,吻他后颈,“难受么?”

陈伟霆缓过来一点劲儿,抬起头,举起手就要扇他。 意料之中半路就被截住。 刘昊然握着他手腕,低头亲着鼻尖逗他,“怎么,她把你惹烦了,就要拿我出气啊?” 陈伟霆恼得要死,垂了眼睛不理他。 刘昊然把他手腕翻过来,亲亲手心,“好啦,我晚上给Danny打电话解释。——保证她以后都不会为这事call你了,好不好?” “乖,过来我给擦一下。汗落了就开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