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uoluo

酒酿糯米丸 39

* 次日中午。 片场附近一家餐厅,陈伟霆和何雨萱面对面坐着。

“他和你在一起,我一点儿不惊讶。” 何雨萱喝了一口饮料,慢悠悠地接着说到,“啦啦队、模特儿、明星——他一贯如此。” 陈伟霆点点头,“你觉得你跟其他人不一样。” “我追的他。”何雨萱微微一笑,“我们两个想事情的方式很像,他就像是一个男版的我。” 陈伟霆不以为然地笑笑,招手向服务生要冰块,“‘很像’又不能当饭吃。” “是。很像唯一的好处,是我很容易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想说什么?” “他现在爱你在兴头上,你有没有想过五年十年之后会怎样。我猜,你比我更清楚他迷恋你什么。” “连‘现在’都没有的人,十年之后,就不劳你操心了。” “你有没有怀疑过,他对你的容忍度,其实没你希望的那么高?你最近接触的制片,你猜他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 “看来你真的很关心我。” “刘昊然爱你的时候,总会让你觉得你很重要,但是。。。你根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 陈伟霆低头用刀叉,唇边一抹浅浅的笑意,“有没有可能。。。那只是对你。” “你当然会这么想。”何雨萱耸耸肩, “那我问你,为什么已经不是秘密了,他在公众场合还是极力避免出现在一起?”她优雅地用纸巾擦手指。“为什么吴叔叔的电影,哪怕所有人都觉得合适,演员都不能是你?”她抬眼盯着陈伟霆,“他爸爸的每一次重要活动,凡是有点关系的都会去捧场,但是你一次都没去过?” “因为我不是三岁小孩儿,不会因为随便那个前女友挑拨几句就会觉得他不爱我。” “你心里知道我是对的。” “如果你非要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 陈伟霆的手机恰当地震动了起来,他低头看一眼消息,对何雨萱笑笑,“好了何小姐,我已经浪费了一顿饭的时间了。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们就——公司再见吧。” 他招招手,“服务生,结账。” * 何雨萱走到门口等司机泊车的时候,一辆白色SUV缓缓落下车窗,陈伟霆戴着墨镜,一手搭在窗沿上。 “我只有一件事不明白。” “如果他是你说的那样,为什么你又这样苦苦抓着不放。”

* 陈伟霆没回剧组,因为晚上时尚杂志有大型活动,他请了假,下午没有排戏。 更重要的是,他需要有个人在身边,一秒也等不了。

* 时尚活动的大部分嘉宾下榻同一个酒店,刘昊然跟一个影视公司的老总有合作要谈,知道那边也会参加就特地来得早了一些。 谈完出来的路上,常丝把房卡给他,“你房间。。。”她说了一半,似乎犹豫要怎么表达好。 “算了。。。别忘了谢我。”

* 刘昊然穿过套间客厅的时候就已经从若有似无的香水味中隐隐预感到什么。 果然,推开卧室的们,陈伟霆握着手机毫无防备趴在他床上酣睡,身体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刘昊然的目光顺着塌陷的腰线向下走,掠过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的挺翘的臀、肉感的大腿、修长的小腿和纤细的脚踝。 更不要说整间卧室都是他的味道。

刘昊然走到床边揉揉他屁股,把他整个人翻过来抱到怀里。 “嗨大明星。” 陈伟霆半梦半醒,含糊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他低头亲他耳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好像不是你的房间吧?” 陈伟霆迷迷糊糊哼哼了两声,伸个懒腰,乳尖不经意蹭到他身体。“我男朋友。。。有事在路上。。。唔。。。可不可以。。。先在你这里睡一下。。。” 刘昊然又摸他屁股,情不自禁低头吻他, “那你男朋友什么时候到?” 陈伟霆委屈地皱眉,“要好久。。。”说着翻个身把脑袋埋到他怀里,声音里意外地带着点疲惫,“好困。” 要不是早习惯他这样不要钱一样勾引又没事人一样睡过去,刘昊然肯定不会在这当口放过他。可看他那副贪睡不肯醒的架势好像真的累坏了,不由生出许多恻隐之心,低头揉揉他耳垂,“你睡。”

* 其实本来下午准备让人上楼开会,但是因为不速之客的到来干脆作罢。 刘昊然打几通电话,刚刚熟睡的人突然考拉一样趴到背上,痴缠吻他后颈。

“等一下。”刘昊然打开airpods盒子迅速挂上耳机,侧身抓住身后人的腰把他往怀里带。 人坐到他左腿上,嘴唇近得呼吸都缠在一起。 刘昊然把自己的话筒摁了静音,指节轻轻划过他侧脸,声音又轻又冷静,丝毫没有被情欲干扰的痕迹,“今天怎么了。” 陈伟霆避开他的抚摸,烦躁不安地把脸埋到他后颈,看起来急需被他的味道包裹才能舒服一点,“你看我怎么了。。。就是怎么了。。。” “唔。。。” 刘昊然的手指贴着他的脊柱一路下滑,弄得他忍不住打了个小小的激灵,紧接着下半身被裹住,被很有技巧地揉弄,他把下巴抵在他肩头,卧室顶的吊灯晕成一团光雾。 “呃,呃。。。” 刘昊然的气息如此靠近。

刘昊然捏着他后颈欣赏他的失神的样子,极有耐心地从左边吻一下,右边吻一下,趁他半张着嘴湿漉漉伸进去挑逗他舌头,边弄边轻轻在他小腹上画圈, “有求于人的时候,态度是不是该礼貌一点?” 陈伟霆没好气抬眼望他,伸手扯开他手腕, “我自己有手。。。你。。。唔。。。” 刘昊然娴熟地在他下面套弄,侧过脑袋舔他耳朵,“有手还睡到我床上啊?” “唔。。。”陈伟霆上下两处都被照顾得周到,也顾不得他还在通话中,很不给面子地趴在他肩上肆无忌惮地呻吟,仿佛存心拆他的台,“啊。。。啊。。。呃嗯。。。” 叫声越来越不像话,刘昊然看起来却并不怎么慌张,一边轻轻抚着他的裸背安抚,一边镇定地跟电话那头把事情交代完全。

挂掉电话把人抱到枕头上,两条长腿已经迫不及待地勾到他肩头,刘昊然单脚着地,屈膝跪在床上,一只手垫在他腰下面,一边照着饱满的臀肉抽打, “知道谁的电话么,叫成那样。” 陈伟霆一边拿脚跟来回摩擦他的肩一边眯着眼按摩自己的乳尖,“又不是每个人都变态到录下来还听我。。。唔。。。” 刘昊然又一巴掌落在他肉滚滚的屁股上。 他抓着刘昊然的腰窝坐起来挂到他身上,牙齿轻轻咬他耳朵,“变态,死流氓,色鬼。” 两只手盘到他脖子后面仰着下巴索吻,刘昊然耳边只剩下淫靡的水声和怀里人呼吸急促的气音,陈伟霆意乱情迷,无意识地在他背上乱抓。 他左手放下来摸摸小腹,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刘昊然舔嘴巴,“好想怀孕。。。” 刘昊然就着两人相连的姿势把他放到床上,手掌抚过乳尖引得人一阵颤栗,口气温柔像在诱骗小孩,“怀孕很麻烦的,很长时间不能拍戏也可以吗?” 陈伟霆闭着眼睛享受灭顶般的快感,仰起脖子贴在他身上,又一次跟他舌头缠在一起,“是你就可以。。。”

* 天色渐暗。 陈伟霆窝在枕头里玩iPad,瞥见刘昊然拿温水过来,把平板递他手里。刘昊然从后面环住他的腰,他眼皮都没抬靠他身上喝了几口,然后懒洋洋抓起平板继续。 看他那副冷冰冰的欠搞劲儿一回来,刘昊然就知道人已经缓过来七八成。 刘昊然把手放进他T恤里摸他后腰,“听说V杂中午临时跟你约了出发前来房间采访?” 陈伟霆的注意力本已回到屏幕上,闻言抬头看他,眉毛微挑, “怎么,有问题吗?” 刘昊然低头看眼手表,“半个小时。” 陈伟霆两手垫在脑袋后面,躺在枕头上看他,是他不爽的时候专用的表情,“闲聊几句而已,需要准备很多?” 刘昊然食指放到他腕上画圈,“知道要带摄像机进房间,还来跟我发情?” 陈伟霆把平板扔到一边。 刘昊然放软了语气,“不是那个意思。” “你自己心里清楚。” 他盯着刘昊然眼睛看了五秒,转头拿手机,语气冷得像冰,“你取消我的采访。” 刘昊然抓他的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喜欢他们这么拍你是不是?” “怎么,我喜欢让你不爽了?” “他们拍我,碍着刘总的面子了?” 刘昊然深吸一口气。 “我没取消。” 两个人沉默地对视,卧室的空气像要凝固住了一样。 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 陈伟霆无声地吐了口气,冷冷地瞥一眼,“你先接那个吧。” 他下床,捡起脚踏上的衣物,把背转向刘昊然,一言不发走向浴室。

酒酿糯米丸 38 *

公司,上午。

会议室的人鱼贯而出,关山把笔撂桌上,抬头看刘昊然。

“说吧,这回是什么,特效还是预算?”

“不是工作的事。”

“哦。那是?”

“威廉怎么样?”

“开车四十分钟就见着了你在这儿问我?自己去看。”

沉默。

“他好着呢。不是我说,多大点事儿,你服个软说两句好听的完了,哪儿那么难。”

刘昊然低着头玩笔,没什么表情,“帮我个忙。”

“什么。”

“别让他太闲。——我不想看他每天晚上在外面。”

“你搁这拿我当风纪委员呢。”

“成么。。。我以后跟你解释。”

*

刘昊然回到办公室,发现办公桌后面坐着何雨萱。

刘昊然关上门,“找我什么事。”

好一些拿出一页A4纸,“顶替女三的人选我缩小到两个,请老板过目。”

刘昊然低头看了十秒钟,“你心仪的那位恐怕已经在去剧组的路上了,现在问我是不是有点晚。”

她嫣然一笑,“给你一个顺水人情的机会你不要?”

刘昊然喝口水,继续盯资料上的照片,“关导同意了吗。”

“相当满意。剧情里她不是和男主有血缘关系嘛,他说他俩仔细一看长得还有点像。”

刘昊然点点头,“是有点。”

“说到这个。。。听说昨天某人被江小宴敲了比竹杠?”

“谁告诉你的。”

“呵,说的好像我哥公司打点的跟你们的不是一帮人似的。”

“哦,是,所以呢?”

“没什么,”Wennie笑笑,“就是。。。你比我想的要大度。”

“普通聚会而已,是你小题大作。”

“别装傻,你知道王xx下一部想拍什么,这个节骨眼见他什么意思,你心理清楚得很。”

“哦。。。我听明白了,所以呢?”

“你一点都不介意?”

“这是他的自由。——你笑什么?”

“唔。。。没什么。。。我觉得。。。你长大了。”

“晚上的我要跟王总过一遍需要改动的地方,你来吗?”

“何小姐,我公务等身。”

“我不觉得你晚上有什么工作重要过我的东西。”

“几点?”

“十点整。”

“会议室见。”

*

十点的会本来可以成行,可惜刘昊然开会前接到陈伟霆的电话。

他喝醉了。

刘昊然知道他有个局,可是搞不清楚他究竟在哪里拨的电话,他醉得话都说不清,哼哼唧唧地问他可不可以养一只小猫,万一猫被家里的狗狗吃掉怎么办。

刘昊然本来想回办公室取电脑,结果拿了车钥匙直奔停车场。

*

他到的时候陈伟霆正坐在卡座里,对面的rapper讲话,他懵懵懂懂听,眼睛亮晶晶点头。

攒局的主持人急忙跑过来寒暄,刘昊然一丝逗留的兴致也无,拿了外套搂着人往外走。

主持人把他们送到电梯口,刘昊然扶着他靠墙上。

电梯门关上的一秒,陈伟霆就一把抓住刘昊然的外套身体往他怀里蹭,热乎乎的鼻息喷到他脸上,声音又黏又腻,“我想要。。。”

刘昊然把他的手松开,“不行。”叹口气补充,”楼下全是人。”

陈伟霆假装没听到,仰起头拿舌头湿lulu地一下一下tian他嘴唇。

刘昊然轻轻抚摸他的后颈,握着他后腰带到怀里,温柔吻他上唇。

陈伟霆不自觉地搂住刘昊然的脖子,他被吻得好舒服,整个身体轻飘飘的。

突然间周遭开始控制不住地旋转,他慌乱地抓紧刘昊然的外套,那人好像早料到会这样,握着他的腰把他牢牢抓在怀里。

清凉的指尖掠过他额头,“头晕是不是?”

他皱着眉趴到他肩上,“好难受。。。。”

刘昊然侧过身让他靠在胸口,“靠一下,我们很快回酒店。”

*

黑色奔驰缓缓驶入夜色,刘昊然边通电话边时不时瞥一眼导航。

“人多吗。”

“OK,我车停在后门,你——”

手机屏幕上跳出的“何雨萱”三个大字使刘昊然突然卡壳,他愣了一秒,条件反射点了呼叫等待。

“带伞下来,”他看一眼副驾上熟睡的人,“再带条干净毛巾,他醉得有点厉害。”

刚挂掉两秒钟,铃声又响起,同样的大字再次弹出,刘昊然手伸向接听,又鬼使神差地停住。

铃声吵醒了熟睡的人,陈伟霆睁开眼睛看到屏幕,静止了一秒,闭上眼睛转向靠窗外的一侧。

铃声又响了一轮,陈伟霆的声音闷闷地从毛毯下面传出。

“看我做什么,我又没拦着你讲电话。”

*

刘昊然看他一眼,摁了“拒绝”打方向盘把车停在路边,侧过身帮他解安全带。

陈伟霆皱着眉不情不愿地推他,“别碰——”,谁知睁开眼就一阵晕眩,紧接着胃里翻江倒海,只说了两个字就忍不住趴到他怀里干呕起来。

对面的人冷静地微微俯下身让他好抓着衣服,托着他肩让他靠到自己大臂上,一只手轻轻给他顺背。

“。。。唔。。。呜呕。。。”

刘昊然手摸在他背上,等他最后一阵反胃劲儿过去了才把纸袋拿开。

陈伟霆把漱口水吐掉,径自抽了两片纸巾,绕开他的手,懒洋洋把身体扔回副驾的座椅里。 

刘昊然看着他欲言又止,想了想只是调整后视镜挂挡把车掉头。

酒店停车场入口是个下坡,刘昊然路过道旁的垃圾桶稍稍减速丢掉用脏了的纸袋,陈伟霆闭着眼小声嘟囔,“你停外面。”

停车场建得不太人性化,出来得绕一个大弯,司机送人来酒店,一般都不会进停车场。

刘昊然摇上车窗,转头一只手搭到副驾椅背上。陈伟霆睁开眼,他头还是发晕,但比之前清醒了不少。

刘昊然垂着眼皮,拇指摁着他唇珠轻轻揉nong,“是什么让你觉得。。。你能开着会一通电话叫我接,现在一句话就赶我走?”

陈伟霆慵懒伸个懒腰,冷冷眯着眼睛看他,“你不乐意?哦。。。下次让保镖来。。。”

刘昊然隔着衬衫揉他ru尖,“用不用我提醒你——”低头亲他,“你保镖领我工资?”又亲一口,“而且——”

他右手覆上他后颈,舌尖撬开他chun齿gou住他的舌尖,“照顾你。。。我乐意死了。”

“唔。。。”陈伟霆被亲得耳根发热,一只手勾着他的脖子,身体紧紧tie在他怀里,“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

*

保镖找到车的时候他老板脚尖gou着刘昊然的裤腿,躺在人怀里被吻得眼睛都不聚焦,好在刘昊然远远就看到他走过来才使场面没有更加尴尬。

他看出来是老板真的喝多了,从车里下来一路都要人扶。

从后门进酒店虽然遇到几个人,但是因为离得远倒也没引起注意。可当他们穿过门厅来到走向电梯,对面的人却让他不禁吃了一惊。

“何总。”

何雨萱在门口摁着开门按钮,身边是刚进组的漂亮模特。

她对刘昊然优雅地笑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

刘昊然还在犹豫,陈伟霆已经进了电梯,刘昊然来不及劝阻,只好过去扶着他的背。

陈伟霆重心不稳,半枕在他肩上,看着何雨萱笑得像只魅惑的狐狸,“是喔。。。好巧。。。何总怎么每次都卡得都刚刚好。”

刘昊然把他搂回来,一边轻轻摸着他的腰线安抚一边转向何雨萱,“抱歉,今天有点小意外。”

“没事,你有正事要管嘛。”何雨萱余光扫向陈伟霆,“不过既然你在这——场景特效有一点最后关头的改动,有没有时间做一个临时批复?美国那边在等。”

陈伟霆想集中注意力可是做不到,只好趴在刘昊然颈窝痴缠咬他耳朵,“头好痛,想喝水。。。”

何雨萱深吸一口气,冷笑一声,“算了,大概明天也来得及。”

刘昊然揉着怀里人的后颈无奈对她笑笑,“辛苦你了。”

电梯叮地一声,是陈伟霆的楼层,刘昊然搂他的腰低头哄他回房间,他却不愿动,喋喋不休跟何雨萱道歉。

“对不起喔何总,我耽误你们正事了。。。”

刘昊然警告地捏他腰肉,“好了,回房间。”

陈伟霆不依不饶,趴在他怀里哼哼唧唧。

“下次少花点时间给我男朋友塞模特。。。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刘昊然半哄半骗地给他穿上外套,他摇摇晃晃轻轻拨开他的手,

“还有。。。你的狗仔朋友那么爱拍我,他有没有告诉你,你打不通我男朋友电话,是因为他在忙着。。。”他突然缩小了音量,歪歪脑袋凑到她耳朵边,带着三分醉意笑得一脸天真“唔。。。做男朋友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