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uoluo

糯米丸 33

刘昊然靠在驾驶位上懒洋洋看着不远处一黑一红两个从咖啡店出来的身影,眼睛微微眯了眯,脑袋微微转向副驾驶方向,眼神却一直跟着两个人往前走。 “是那个。。。诺思投资的小儿子?” “是。从小在外国长大,他妈是英国人那个。” 旁边刚聊完事情的副总跟刘昊然是美国的旧相识,又比他大个五六岁,说话向来直接。撇了他一眼,会读心似的甩了句八卦。 “听说普通话一般,粤语倒是很溜。” 眼看远处那男生扶着大门让陈伟霆进,然后转过身倒退着走,一边走一边手舞足蹈地面对着陈伟霆比划着什么,神采飞扬的。 刘昊然把视线移开,冷笑了一声。 “难怪。”

副总又看他一眼,颇有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意思。 “他招人又不是一天两天,怎么还没习惯啊你。” 刘昊然面无表情看她一眼。 “轮得到你管。”

* 吴庸在北京有两个基地,一个在东三环,算总部,另一个更大,在东北四环附近,很多后期和棚内录制录制都是在四环完成的。刘昊然平时在总部多,监制项目也会时不时两边跑。 最近跑得更多些。 因为陈伟霆的新戏最近开始在哪里围读,他在北京的时候就会去接人下班,顺便抓人开会。

* 刘昊然开完会收到町儿的消息,说围读已经结束,他们在录音棚。 过去的时候见陈伟霆正歪着脑袋倚在桌上和音乐老师听主题曲的小样,看起来有点疲惫,但是心情还不错。刘昊然跟旁边的工作人员打招呼,他就安安静静在旁边喝水,不怎么说话。 录音师晚点还有工作,很快就跟其他工作人员一起离开。 门一阖上,刘昊然就把他的转椅拉过来,俯身搂住他腰,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勾着脖子吻住。 刘昊然轻轻抚他后颈,熟练地托着他的头把他控在怀里。——陈伟霆就是这样,工作一累就特别需要情事安抚。 “。。。唔。。。。。。” 陈伟霆黏哒哒地贴在他身上要他撑着。 刘昊然索性把人抱到腿上继续吻。 “。。。。唔。。。。” 陈伟霆喘得头昏脑胀,刘昊然故意停下捏着下巴让人抬头看自己。 “想我?” “唔嗯。。。。没。。。。。。” 刘昊然轻轻拍他后背给他顺气,逗他之前自己先忍不住笑。 “知不知道。。。。这件录音棚。。。有两个摄像头。。。”

* 亲到一半两个人出来,从安全通道摸黑溜到五楼的小会议室。

* 会议室门“啪”地一关上,陈伟霆就已经在他身上仰着下巴索吻。 刘昊然倚在门上一手摁着他后脑,勾着他舌头温柔地缠绕。 陈伟霆渐渐浑身使不出力,两只手肘挂在刘昊然肩上还是止也止不住地贴着他往下滑,全靠刘昊然托住两片臀瓣才勉强站得住。 刘昊然看他这样,直接把人抱到会议桌上。 陈伟霆喘着坐在桌子上,任刘昊然握着他的脚踝帮他脱鞋袜。 裸足一被松开就爬到刘昊然后腰上,不轻不重地蹭他的腰带。 刘昊然捉住他作乱的脚,抬着腰狠狠揉了两把他的屁股尖,又忍不住低头亲他,“坏东西。。。。这世界上是不是就没你不会发情的地方?” 陈伟霆置若罔闻,半眯着眼睛拉他的手放到自己衬衫里,“唔。。。揉一揉。。。这里。。。”

* 刘昊然摁在桌子上要了他两次。 “唔。。。唔。。。哈啊。。。。。。轻。。。轻一点。。。刘昊然。。。呜。。。我要射。。。。刘昊然,要射了。。。。。。” 刘昊然一边托着他臀尖微微掂着他一边低头吻他嘴巴,温柔地小声哄他“乖。。。。。。你这样叫,被人听见了怎——” “——登登登登登登。。。。” 不知那个地方传来的手机铃声。 持续了两秒就戛然而止。 刘昊然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僵了一下,下一秒两个人几乎同时下意识地看向桌面上的两只手机。 手机屏黑着。 不是房间里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