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uoluo

有没有那一刻你一直仰慕的人在你心里得人设崩塌了?

157个回答 2000关注>

匿名用户

崩塌倒也算不上,就是突然一瞬间他身上的光环消失了,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我(前)老板,叫他R吧,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他就是牛逼闪闪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R刚接手我们公司的时候很小,由于一些历史原因,他对手(家里人)在公司安插了很多自己人,处处针对他做事,其他一些高层中层觉得他年轻,也有点见风使舵的意思。过了不到半年,那些人要么走人,要么被派到地方的项目上,还有两三个不好换的,被他单独请客,长谈了几次,不知道算不算被收编,反正之后再也没碍着过他手脚。

对外就更狠了,有一个项目,他家老爷子特别看重,之前友商那边捷足先登跟客户打得火热,他靠跟客户下榻酒店那边的人脉创造了几次“偶然”的机会认识,恰好友商的资质上的一些小疏漏又被监管查出来,之后莫名其妙,那个项目就到我们头上了。

这些都是听人讲的,他老爷子那一辈的其他人应该很羡慕就是了。我当初被他吸引倒不是因为这些,这个圈子,吃人连骨头渣都不会吐,你很难不猜测他在这里左右逢源,是因为他跟这帮人是天然同类。

但是很意外,他给我的很大的反差,他混的圈子是那样,但是他竟然很会体恤下属,把人当人。

他来之后公司很多改变都对员工特别友好,他来之后第一个月就给我们的顶层餐厅换了供应商,有多好吃?就是我们好多其他公司的朋友都三不五时借口办事过来蹭饭。弹性工作时间、大项目结束可以额外休假什么的就不说了。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一个刚毕业的女生跟上司去见客户,那男的趁上司去洗手间手脚不太干净,女生怕丢工作不敢说,但是回来就一直状态不对,他秘书发现了叫去问。结局是他亲自联系对方总裁那里要求开除并赔偿,女生上司取消年终奖。 当时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合同都谈到很细节的地步了,一旦那边谈不拢,损失其实不小的。而且处理的时候一直保护女生,给她放假调整也是说是家里的事情,公司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有这回事。还有一些其他小事就不提了。那个时候我觉得他很稀罕,他对女生没有那种所谓的男性凝视,不物化,不会基于长相来评判一个人的价值,而是能欣赏的她们能力和才华,也尊重和保护

下头的原因说来很好笑,是因为他找的那位极品老婆。

跟我们同行业一家大公司一个高层,做公关的,叫她W吧。W呢,有几分姿色,工作需要经常抛头露面,也很会打扮。这个人有多极品呢,就是我还在学校的时候听过的关于她的八卦都可以论筐装。

W勾引男人,那真是比呼吸还牢固的本能。我时常怀疑这位是不是离了男人就像鱼离了水,会死掉。因为W是真的很不挑,从保镖到上市公司总裁,是个男的她都忍不住对着发骚。不过谁都勾引不代表真的来者不拒,人家精明得很,像身边的没身份没地位的年轻小男孩,她就是随手一撩,最多应酬完了靠人肩上啊,吃东西的时候趴过去舔一口人家手上的冰淇淋啊(亲眼见过),毕竟大鱼不是天天有,总得找人练练手,一旦人认真了立马装傻不认,吊着偶尔再给点甜头,但是想睡?没门。但如果遇上是大设计师或者豪门什么的,那W真是捕猎者见了猎物,眼睛都发亮,我听过的最精彩的八卦之一就是W如何在飞机上“不小心”把饮料撒她和同机的富二代一身,然后在洗手间光着身子坐人大腿的故事,据说那位富二代落荒而逃,出来吓得脸色都变了。

来公司之后偶尔听过R和W的传闻,但是我一秒都没信过,一来那时候跟R传绯闻的太多了,二来R也在人前被开玩笑也并没有什么害羞的反应,三来嘛,就是我当时觉得两个人境界差距太大了,W那些小把戏,骗一些没见过世面的猥琐男还行,怎么可能逃过R的眼睛。

我就一直抱着这种想法,直到那天我加班,想去总裁办公室问点事情,结果看到W穿着R的外套趴在他怀里,当时R还在打电话。

反正当时就挺傻眼的,因为就是那个画面就很有冲击力。R不是在打电话嘛,W就低着头拿手玩R的皮带,就是那种自动扣的。她就什么也不干,只是拿手打开。合上。打开。合上。打开。合上。。。然后他动一次都会听到那种很轻微的“咔哒”声。。。就绝了你知道吗,这是在公司,而且你身边的人还在谈公事好嘛!不过最让我震惊的是R竟然完全不管他,还打到一半捂住话筒低头跟她说话。我都不知道那算不算说话,是嘴。对。嘴。说。话。。。

后来发生什么你们大概也都猜到了,那真的是一言难尽。我很想问问W,8点多也不算晚吧,在男朋友公司这种地方,楼道也不是一个人也没有,是真的忍不住还是故意要叫那么大声?就真的爽成那样是吗?在这种地方是不是很刺激?还是你觉得很得意?对哦,你男朋友喜欢你到在这种地方都舍不得你忍,都那么宠着你护着你,想不叫出声不炫耀真的好难是不是?给那些私下偷偷叫你狐狸精的人添堵可太爽了是不是?男朋友的名声,公司的影响什么的,反正又不用你操心。

从那天开始我突然意识到是我对从前对R的滤镜有多厚。摘了滤镜其实他跟其他的男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样好色同样自私同样自大,同样被捧两句好话就飘飘然感觉良好,同样会精虫上脑不把别人当回事。他真的不知道那位是什么货色吗,我看未必,不过就是W懂得提供他需要的价值,知道怎么把他伺候舒服,他就乐得跟她在一起,至于其他的,他才懒得管。

也没有什么了后续了,我没过多久就跳槽了,确实觉得当初花痴的自己还挺傻的。


评论区有人问W的长相大概几分的,我的审美里撑死7分。只能说胸大腰细屁股翘这种东西对男人的杀伤力确实无穷大。而且人家还有加分项,骚。骚得正中男人下怀。花这么多年研习此道,再不精通简直没道理么。举个例子,就那天晚上,我身边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同事,听她叫听到直接跑另一头的卫生间里撸。呵,男人。


还有人质疑我是不是在编故事,你就当我是编的呗,不喜欢划走就是,不用在这里吵架。我为什么敢写不怕被人扒出来,当然是因为我码打得够厚。而且真被扒出来就扒出来呗,反正已经离职很久了,我隐藏关键信息,也没侵犯她名誉权什么的。

再讲一个我离职之后W的八卦吧,听前同事讲的。因为W和R属于同行业嘛,公司之间经常会有一些项目上的合作。有一个项目是R这边主导的,W也有参与。项目有海外的大客户加入,刚到国内的R这边就设宴,主要参与者都去,W也在。刚好请客当天R这边其他项目出了很大的篓子,R为了处理那个就只能迟到一点让副总招待客人。

客人是海外的嘛,不清楚这边人的关系(R的爸爸不喜欢W,所以很少在人前提,R自己也不怎么提),R跟她女儿在国外有几面之缘,而且她和R爸爸又是从前有点交情嘛,然后这个阿姨话里话外夸R,说他小时候跟她女儿的一些事,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要我说呢这种事情,你叫旁边随便谁提一句你们的关系让人死了这条心就完了,再不然就让别人口嗨两句反正又不会R又不会真的变心。然而我们的W呢,就心!情!不!好!了!她不高兴做什么呢,就是别人谁跟她敬酒,她都来者不拒,她自己酒量又一般,很快就有点不胜酒力了。

然后差不多这时候呢,R就到了(多么刚好),一看人状态不对,就问跟着的人怎么让她喝那么多,人不方便当着客人的面,偷偷跟R发信息讲了。R就知道她因为什么闹情绪了呗,就心疼,看她喝多了更舍不得她受罪,一边场面上应酬着一边就盘算着怎么带人走了。后来R待了就半个小时,接了个电话说有急事,然后就叫司机开车接W回家了。

W这女的呢,也是绝了,R没来的时候没见怎么醉,R一坐她身边,没几分钟就软得椅子都靠不住了,R当着满桌子人搂着她腰,夹菜哄着喂她嘴里。反正听完我直呼精彩,R这种男的,外面的莺莺燕燕少不了,W能一直让他这么迷恋,的确是有两把刷子的。试想女朋友为你吃醋伤心,醉酒了,一边跟委屈得要死赌气说不要你碰,一边站都站不住软在你怀里,哪个男人顶得住?是个男人都顶不住吧?要不然怎么人家能钓到金龟婿,有些人还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呢。

糯米丸 34 刘昊然想走近,却猝不及防被重重地推开。 陈伟霆坐在会议桌上,眼尾的情潮还没褪去,眼神却陡然变得像尖刃,冷淡得刺人。 “要不是因为手机响,你是不是打算让他在这里听到天黑?”

* 两个人都不是第一次遇到,知道隔墙有耳的最佳处理是联系警卫,调实时监控,再决定要不要叫人上来。 结果还没拿起电话就听见电梯门开和高跟鞋的哒哒声——门外的人碰巧撞见满世界找刘昊然的常丝。 开口打招呼的是熟悉的带着一点外国口音和广东口音的普通话,陈伟霆在会议室惊得心跳漏一拍。 怎么会是他?

“。。。李卓老师刚下来说,我经纪人在四楼等我,需要用这个背景录个口播。。。”。 陈伟霆有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话里提到的“老师”是运营部的一把手,刘昊然的心腹左右手。 四楼哪有录ID的人影儿,欺负外人对这里不熟罢了。 虽然知道刘昊然混蛋。 这么对他,刘昊然竟然舍得。

* 他盯着刘昊然。 刚刚被弄得厉害,碎发被汗濡湿,软塌塌挂在额前。眼眶红通通的,气也喘得重。 刘昊然看着他这副还劲儿还没缓过来就急得发狠的样子,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乱七八糟的情绪争先恐后要找出口。脑子没理清楚,手已经先一步去摁桌上座机。

“您好,这里是xx传媒运营部,请问有什么可以协助您的吗?” 刘昊然情绪不好,懒得废话:“叫李卓接电话。” 运营部的女生认出他声音,“好的刘总,麻烦稍等。” 对面背景音一阵窸窣。 “刘总不好意思,李卓今天看片场,两点就去了,估计现在还在郊区呢,要帮您打她手机吗?” “不用谢谢。”

刘昊然摁断免提键,冷冷抬眼看陈伟霆,用沉默锋芒毕露挑衅。 良久,他垂下眼,缓缓开口,“看来冤枉我,也不是什么难事嘛。” 他走到陈伟霆跟前,带着一身压迫感低头,是耳鬓厮磨的距离,“平时没少被偷拍,就今天这么急——怎么,他比较不一样、不想他看是吗?” 近乎故意折磨地凑近他唇边,“也是,看过你怎么趴我身上发情,他还怎么——” “啪!” 刘昊然甚至都没躲,被扇之后面无表情地死死盯着旁边桌角看。 陈伟霆浑身的血液都冲到脑袋顶,被满溢的委屈和怒意折磨得腿脚发软、眼冒金星。 这间会议厅的氧气仿佛全部被抽光,多待一秒他就会死掉。 他一把推开刘昊然,跌跌撞撞地从这里逃出去。

“哐——” 前门震耳欲聋的回响。 刘昊然愣愣着看着眼前。 椅背上是陈伟霆的长外套。 操。 刘昊然狠狠地踹了转椅一脚,抄起手机冲到门外。

* 刚下班的五位员工怎么想也想不通今天什么日子,居然给他们撞见这场面。 先是电梯下到四楼停下,开门看见传说中大老板家里那位,狐狸精、大明星、大美人,站在外面。 虽然衣服扣得算整齐,但是整个人莫名带着种湿漉漉刚从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被捞出来的虚脱感。 大伙在脑海还没处理完信息生成八卦,电梯门阖上前最后一秒,又被人从外面摁开。 对视的瞬间电光火石,噼里啪啦。

大美人头也不回就要往外走。 老板也不管边上还有这么多人,抓住人腰就往怀里带。一边捉着手肘不让人挣扎,一边无奈压着音量用气声哄,“。。。这么冷,去哪儿。” 大家只恨自己没当场聋两只耳朵,语气语义都听得明明白白。 可惜被哄的人不领情,暴躁又无章法地推他,“你。。。。。。你放开。。。。。。” 人们一方面很想继续听下去,另一方面也觉察到这样下去,搞不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组长突然拍脑门,“等一下今天晚上是不是编剧开会?得拿电脑回去!” 一行人纷纷应合,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另一架电梯。

* 电梯门再阖上,终于又只剩两个人。 “操你妈。。。你别碰我。。。我恶心。。。我恶心你。。。” 刘昊然任凭他怎么折腾都不放手,一边抚他后腰,一边低头挨他骂。 陈伟霆向来在体力上抵不过他,挣得脱力也挣不开,只能恶狠狠以言语做利刃。 “对。。。。你说得对。。。我是喜欢他。。。对,我就在意,我就是不想被他看。。。因为他看了才生气。。。你满意。。。满意了吗。。。唔。。。咳。。。咳咳。。。” 刘昊然心疼皱着眉轻轻给他顺背,又安抚地吻他鼻尖,“你说气话好受一点,我不介意听到这里拉闸为止。” “我不想听你说。。。我不要跟你说话。。。你走。。。走啊。。。” 刘昊然摁着他后颈,低头吮吸他颈侧,然后下巴,鼻尖,嘴唇。 怀里的人脾气很坏,刘昊然并不被干扰,心无旁骛地吻到底。 “嘶——” 唇间一股血腥味晕开,刘昊然痛得抽气,反倒更穷凶极恶,摁着人咬回来。 陈伟霆迫不得已把手放在他胸口。 “呃。。。嗯啊。。。”

“叮咚——” 电梯到一楼开门。 大厅里总裁助理正拿着个大信封往这边赶,看到刘昊然仿佛遇上了救星,欢喜的眼睛发亮,“刘总——” 陈伟霆冷冷瞥一眼,招呼都不打转身就往门外走。 刘昊然对助理抬抬下巴算打招呼,看也不看一只手把人拽回身边,搂着。 助理这才注意到老板身上挂着大美人,一时愣住,犹豫该不该开口,被刘昊然先解了围。 “是书局那边合同吧?王微跟我讲过了,小问题,明天跟你说。” 说话间大美人从他臂弯里溜走,头也不回地出了前门。 刘昊然看着他背影,竟然不生气,笑吟吟对助理挑眉,“别加班了,快回家。”

* B2层。 加长的黑色轿车从停车长的一头驶向电梯出口附近,稳稳在刘昊然跟前停下。 陈伟霆靠着车窗假寐,被人托着后颈转了下姿势(以免行驶撞到头),他闭着眼带着鼻音嘟嘟囔囔地骂,“滚出去。” 小腿被抓着脚踝平放到那人大腿上,手掌握着腿肚温热热地蹭,他还是不肯睁眼,蹙着眉含混不清又骂一句,“你滚出去。。。” 刘昊然一边抓着他脚腕,一边顺手把后面的颈枕拿来垫到他身下,低头看他,语调很轻,夹着笑意,“你下次叫人‘滚出去’,能不能先看看坐的是谁的车?” 陈伟霆转头不看他,结果起了反作用,被人抓过来托着膝弯抱到大腿上。 刘昊然手从衬衫伸进去,指肚轻轻挠他脊柱,“威廉,今天明明你冤枉人在先,还要我哄,怎么这么大脾气?” 陈伟霆倦极,懒得挣扎,只用脚顶他小腿,“那你。。。你放我下去。” “我问你,模特问我个电话你都要甩脸子,那我看别人那样盯你,喝你喝过的东西,就不可以生一下气?” “唔。。。随你。。。你以后就那样跟我说话。。。” 刘昊然低头堵他嘴巴,左手又摸到他下身,轻轻揉弄了几下,逗他,“你几岁。。。这样闹脾气。。。” 陈伟霆忍不住低低呻吟了一声,车行驶免不得颠来蹭去,他又坐在刘昊然身上,又倦又馋,头昏脑胀的,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你舔我也没用。” 刘昊然给听笑了,指指自己右脸颊,仿佛哄骗小孩儿,“那亲一下,亲一下就给你舔。” 陈伟霆也不理会,轿车稍稍颠了一下,他立马皱了眉,“不要。。。不要开着车弄。。。”

刘昊然一秒看穿他想要什么,抬头跟司机讲话。 “小郑,我突然想起来又点东西忘记拿,麻烦掉头回公司,停在B2就行。” 低头揉弄他腰,另一只手抬着他下巴,吸他嘴巴,“满意了?” “呃。。。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