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uoluo

酒酿糯米丸 37

会议结束时的拽椅子声把刘昊然的思绪拉回现实,出品人陪着笑过来抓住他寒暄,刘昊然来不及脱身,眼看着座位右边的人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头也不回地离开会议室。

刘昊然简短地应付几句就攥着玛莎拉蒂钥匙追了出去。

* 他中午有活动,一时半会不会离开这座大楼,刘昊然没花太多时间就顺着助理的提示摸到了二十五楼尽头卫生间。 大理石洗手台被一根宽大的白色立柱隔成两组,陈伟霆懒散地靠在立柱上,手指夹着半截香烟。

刘昊然顺手锁了门,走过来把刻着三叉戟的车钥匙拿到他眼前晃了晃。 陈伟霆冷哼一声,当他不存在一样冷冰冰把目光移向别处。 一只手轻车熟路勾住他后腰,钥匙滑入他长裤口袋里。

不等他发作,薄荷烟从他嘴巴里被抽走。 刘昊然温热的呼吸贴近他耳根,“开这么显眼的车,生怕记者查不到你行程?” 陈伟霆眉心蹙着偏过头挡开他,似乎连架都没兴趣吵。

他推拒得并不用力,刘昊然自然也不肯放手,反倒搂着后腰又把人往怀里带了一把,食指捏他下巴轻轻啃他鼻尖,“今儿早晨怎么了?我一下飞机就一堆某某和某某某的求救短信,”又亲一口耳垂,”哪位惹你不痛快了?”

陈伟霆被问得来了气,没好气地狠狠推开他肩膀,“操你妈。你的宝贝动画总监硬塞进组的那个傻逼,他妈的为改个剧本三点不让人睡觉,你们他妈的就是这么统筹的。” 刘昊然看了他两秒,没忍住笑意爬上嘴角,“剧组除了姓关的那个老东西,还有人敢让你不睡觉呢?” 把人摁在怀里不让他走,低头吻他耳朵,“我知道了,《魔溪》这两天刚好开大夜,他这么喜欢时差,我下午让小王送他换个组,成吗?” 陈伟霆耸耸肩,看刘昊然再看一眼门口,大有过河拆桥下逐客令的意思。

刘昊然哪肯这样就走,拿了他的烟,伸手握着右腕把人钉在墙上,“我还没问你呢。今天坐你右边的白毛是怎么回事?哪个的公司的?干什么的?谁加的人?” “跟你没关系。” “唔。。。” 他挣扎着推刘昊然,结果只让他越吻越深。 “我不这么觉得。”

又是这样。

刘昊然隔着t恤轻轻揉他乳尖,听到他忍不住喘息出声才满意地笑了。 “我说他没关系,他才没关系。” 陈伟霆腰发软,忍不住把手挂到他身上。 “别没事找事。。。唔。。。”

洗手台上响起手机铃声。

刘昊然眼疾手快拿起手机,来电显示上是“町儿”两个大字。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对面的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去摁了接听,“怎么了。”

刘昊然被他动作之迅疾搞得微微有些讶异,但是陈伟霆刚刚被吻得腿软,握着电话靠在墙上皱眉,他一抬手,刘昊然就忘了多想,乖乖过去让他扶着肩膀。 “方便啊。”陈伟霆看一眼他手里夹的半截薄荷烟,盯着他,嘴巴微微张开。 刘昊然笑着摇摇头,搂着他的腰把爆珠喂到他嘴里,看他边听电话边眯着眼睛慢慢吸一口。

手机的留音效果并不是很好,即使没开免提还是让刘昊然听出事关一个珠宝的品牌的代言。 陈伟霆趴着他肩上,对着他嘴巴把烟圈吐出来才慢悠悠开口,“有兴趣。。。是一个人吗?” 他说话的气息热热地蹭着刘昊然的耳朵,话音未落又开始伸舌头舔他的耳根。 “哦。。。是吗。。。” 刘昊然再也忍不住,捏着他下巴把他挪到墙上,一只手摁着他后颈吻他,一只手顺着小腹伸进他长裤。 陈伟霆一只手勾在刘昊然肩上,眉心因为舒服而微微蹙起来,“限制。。。竞品条例呢。。。” 刘昊然隔着内裤握着他的性器轻轻揉弄,陈伟霆手指把他衬衫抓得起了皱,“那不行。。。你跟他说。。。唔。。。。”

电话那头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掐了话头强压怒火,“你在哪儿?” 刘昊然托着两瓣饱满的臀把穴口揉软,再小心翼翼探进去一根手指,陈伟霆腿软得快要贴着他的身体滑下去,“在。。。天。。。。” 电话那边叹了口气,“算了,不用说了我不想知道。”

“没其他事。。。” “。。。刘总,我知道你能听见,他下午还要给杂志拍片,悠着点,他要是状态不好——” 刘昊然摁了挂断键,把手机扔到洗手台上,托着他翘得过分的屁股一把把人抱起来。陈伟霆正吻到兴头上,双手挂到他脖子上索吻。 刘昊然微微一侧脸错开,盯着他眼睛,“拍杂志,我怎么不知道?就是和那个白毛 ?” 被打断的陈伟霆立马变得有些不耐烦,“不用你管。唔。。。” 刘昊然低头咬住他侧颈一路往上吻,陈伟霆忍不住皱着眉发出小声的呻吟,就在他趴在刘昊然肩上喘的时候,对面的人揉揉他的臀尖,猝不及防地进入他的身体。 “。。。哈啊。。。。” 刘昊然一边抽插一边满意地看他在自己怀里舒服到失神。“呃啊。。。。呃啊。。。呃啊。。。” 他计划得逞地吻他湿的鼻尖,“原来把车钥匙往我大腿上掉叫做不用我管。” “唔。。。你在不在都有人排队给我捡。。。” “是是是,”刘昊然一点不生气,宠溺地吻他眼睛,“那一整间会议室,我不信会有一个人没在想给你捡。” 陈伟霆忍不住在他后背乱抓,“呜。。。哈啊。。。好爽。。。慢一点。。。。。。” 他叫得太兴奋,刘昊然不得不放缓动作轻轻吻他,“宝贝儿,商量个事儿。。。” “唔。。。。。。” “。。。下次发情,能不能挑挑地方。在别人的地盘,被人听到了我怎么给你收拾?” “里面。。。。嗯。。。里面。。。”

* 吹风机的声音停下。 陈伟霆推开淋雨隔间的门,目不斜视走向门口,却被突然伸出来的大长腿拦住了去路。 刘昊然抱臂靠在洗手台上,懒洋洋地拖长声音,心情十分愉快。 “这就要假装不认识了?” 陈伟霆没答腔,瞥了一眼他的脚面无表情绕过去。 刘昊然直起身,扯着他手肘把他拽回来,搂着腰把他控在怀里,“不想跟我说说话?” 陈伟霆盯着后面的墙,“我很忙。” 刘昊然挑眉,“这么忙也不耽误你做爱。” 陈伟霆转身就走。 刘昊然拉他手,“真有话跟你说。” 陈伟霆看着他。 刘昊然趁机重新勾上他的腰揩油。 “新来的姓刘的编剧是众泰的人,防着他点。” 陈伟霆鼻子哼一声表示听到了。 “我明天去拉萨考察,两天后回来。” “关我什么事。” “跟Winnie一起。” 陈伟霆又要走,他赶紧从后面抱住他,把人转过来,安抚地亲他。 “逗你玩的,她要去澳门处理事情,周末才回来。” “那是你的事。” 刘昊然苦笑,点点头。 “没了?” 刘昊然轻轻捏一把他屁股,又忍不住亲他。 “。。。你怎么这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