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uoluo

糯米丸 32

* 酒店。 趁对面演员去洗手间,刘昊然拿起手机。 来之前收到ins的推送,陈伟霆今天早上在排练,中午不到就放了一张在家里游泳池的自拍。 这么早收工,不像他风格。 隐隐有些放心不下。

电话拨出去,等了快一分钟才听到人声,有点不耐烦的:“怎么了。。。” 刘昊然心下一惊。 不对。 这个声音。。。 听起来他像在浴室。 这个声音。。。 不像刚睡醒。

像脱离了地心引力,悬浮在半空中的,急躁又压抑,虚弱又隐隐透着兴奋。 正想着,那边又不经意地从唇间泄出一声轻叹,“嗯啊。。。” 这太明显了。 刘昊然再熟悉不过的。 突然明白过来ins的用意,他没心情继续面试。

* 15分钟后,别墅。 刘昊然推开门,室内的暖流扑面而来,裹着一点餐桌上极淡的青柠香味。 恰逢菲佣休半天假,偌大的三层别墅透着股严丝合缝的静谧。 除了。。。

刘昊然靠在门上,歪着脑袋屏息凝神听。 “嗯。。。嗯。。。嗯。。。哈。。。啊。。。” 顶层卧室,不甚真切的,微弱的,被快感碾得像在破碎边缘的呻吟。 这幢房产层与层之间隔音本来很好,架不住刘昊然耳力极佳。 刘昊然取下平光镜放在鞋柜上,几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循着声音一步步上楼,本来模糊的呻吟声渐近。 走到卧室门前,刘昊然突然滞了下脚步。 卧室的门半掩着,陈伟霆半跪在床尾塌着腰,一手扶着床脚的软榻、一手握着按摩器尽情地揉弄着自己的后穴。察觉到他来,透着门缝掀起眼皮,懒懒地瞥他一眼。 这人明明眼周已经被情欲顶得泛起一层薄薄的雾,望进眼底却是冷冰冰深不见底的湖。 之后便当刘昊然不存在,自顾自地埋身到更猛烈的一阵快感当中。

刘昊然的神色愈发阴沉。 刘昊然这个人,被拱得起火,耐心反而出奇地好。 进门之后第一件事——径直走向窗边,拎起落地灯旁边的扶手椅放到床边,坐下。 长腿交叠,好整以暇靠在椅背上,歪着脑袋,看。

“呃嗯。。。。。呃嗯。。。。。呃嗯。。。。” 陈伟霆一点也不介意被他欣赏,反而加快了进出的频率,当着他的面爽得不能自已。 玩具带来的快感毕竟有限,特别是他又一向在性事中被极尽宠爱。 不过一个变量能让他的快感瞬间放大很多倍,那就是——刘昊然在场,

* 刘昊然在海外出差的时候,无论多忙,听到他哼哼唧唧打来都会放下手边的事。 他明知道刘昊然只是听见他喘都会心痒得受不了,故意给他听全套。 一想到刘昊然在听,就忍不住爽得浑身发软。 刘昊然的耐心好像取之不竭,哄着他刺激到顶点射出来还不够,听着他发泄之后在靠枕上睡舒服了,才放心挂电话。

不过那是分隔两地。

* 而在一起的时候,当着刘昊然面玩道具的每一次,几乎都是因为有情绪。 这次也不例外。 因为知道刘昊然不喜欢。 不喜欢才给他看。

* “呜。。。。呜啊。。。。。嗯啊。。。” 他微张着唇,亮晶晶的舌尖挂在外面,迷离着双眼欲求不满地摁着按摩器碾磨着下身那处敏感点。 嫌力度不够,不耐烦地抓着刘昊然的胸口的衣料做支点,仰着脖子开始新一轮加力的抽插。 刘昊然一言不发,站起身一只手托住他后腰,面无表情盯着他看。 陈伟霆得寸进尺地搭上他脖子,把一部分重量靠在他手上。随着抽插的节奏,紧致的身体像潮水一样起伏。 “呃。。。。呃。。。。。呃。。。。呃嗯。。。。”

好难受。。。。。想要再多一点。。。。。。 环在腰上的手下移,从他手里握住了按摩棒,前面已经抬头的下体被修长的手指拢住。 陈伟霆跪不住,整个人都交付到他怀抱里。 两根手指捏着他下巴迫使他抬头,声音冷静一如往常,“看我。” 他的操作下快感一浪盖过一浪,陈伟霆脑子完全停摆,懵懵抬眼望向面前的人。 后穴的刺激与前面的高潮精准地同时到来,他觉得仿佛从高处坠落,其间是眼前一片白,什么都看不见,然后被人稳稳接住。

* 刘昊然取出沾满了黏液的按摩棒,拿纸巾包了扔到脚边。 “嗯。。。。嗯。。。。唔。。。。。” 他气还喘不匀,瘫软地靠在刘昊然肩上,大拇指暧昧地压着刘昊然胸口被他的东西弄脏的地方。 刘昊然把他手拿开,把外套丢到地毯上,一手轻轻给他捋背。 看他还有力气把手乱放,捏他下巴逼跟自己对视。 “舒服了?” 陈伟霆意乱情迷地拿着他的手往自己腰上摸,“唔。。。。” 刘昊然把他的手甩开,让他坐好,弯下腰看他眼睛。 他声音很平和,脸上也没什么明显的情绪。 “既然你男朋友也可以把你弄舒服,那就让他来。以后我不管你了。”

陈伟霆用过的sex toy在刘昊然这里统称”你男朋友”。

* 陈伟霆并不接茬,摇摇晃晃地坐起身,左手抓着刘昊然的小臂,膝盖顺着刘昊然的长裤滑进他两腿之间,大腿内侧抵在最要命的位置掂着摇两下,而后悠悠然把唇贴到刘昊然耳边。 “不管我。。。那你硬什么?”

* 陈伟霆被摁在了靠枕上。 有人一手握着他白面团一样的两瓣臀肉大力地揉弄,一手解开他上衣扣子,低头埋进他胸前,用舌头翻来覆去碾磨淡红的乳首。 陈伟霆眯着眼睛虚软地陷在靠枕里,恹恹地蹙眉,“刘昊然。。。你属狗么。。。”

刘昊然吻到肚脐以下的时候,身下的人承受不住地一阵颤栗,邀请似的抬着腰蹭他,下身也再一次抬起头来。 他右脚脚跟难耐地来回蹬刘昊然的背,手指插到他头发里,嗓子都变哑,“刘昊然。。。我要。。。。嗯呃。。。我要。。。” 刘昊然却想起什么似的,陡然停下了亲吻,凑上来一根手指轻轻点在他唇上,面无表情地放轻声音。“嘘。”右手温柔覆上他小腹,贴着他鼻尖耳语,“你宝宝要听见了。” 陈伟霆欲火焚身顾不得,仰着下巴贴他,“。。。。你快一点。。。。” 刘昊然托着背抱他到大腿上,让他扶着自己的肩,一丝不苟把穴口揉软。 “呃。。。。呃啊。。。。” 陈伟霆已经被揉得受不了,看刘昊然还在小心检查,难耐得直接推开他的手,扶住他的下身抬起臀慢慢坐下去。 餍足地眯起眼睛,“唔。。。。。” 刘昊然气不打一处来,“你。。。。。” 他还嫌不够,扶着刘昊然的肩开始缓慢地摆胯,用挺翘的屁股翻来覆去地顶弄摩擦他的下体和囊袋,贪婪地索取着快感。

。 。。。。。 被他拿屁股蹭的感觉实在太过于爽了,刘昊然忍不住握着他的腰享受了二十多秒才动作。

“。。。你。。。你他妈。。。” 忽然被抬起屁股把腿扛到肩上,陈伟霆被抽走了发力点,烦躁得忍不住要发脾气。 刘昊然终于忍不住露出一点揶揄的笑意,低头温柔啄他嘴巴。“轻点儿。。。。夹坏了你怎么怀妹妹?” “。。。你想得。。。嗯啊。。。” 剩下半句话被刘昊然猝不及防的挺入湮没了,陈伟霆倒抽了一口气之后就识趣地死死搂住他的脖子。 刘昊然转身托着他的屁股把人顶在衣柜上,陈伟霆半张着嘴巴勾住他侵入的舌。 之后便是唇齿相缠,与灭顶般的快感。

* “呃。。。。。唔。。。。唔。。。。” 刘昊然托着他屁股,另一只手轻轻揉他后颈,“乖。。。呼吸。。。你这样一会儿要难受了。” 陈伟霆全身瘫软地趴在他肩上,两颊晕着不自然的潮红,涎水拉着丝滴在刘昊然衬衫领子上。 感觉到包裹着自己的甬道开始有节奏地收缩,刘昊然转身把他抱到床对面的排柜上,拎着他的膝弯把他两腿张开靠到自己肩上,就着两个人相连的姿势,从膝盖开始,一点一点往里面吻,舌尖一寸一寸舔舐他潮湿的肌肤。 陈伟霆叫不出来,摸着他的背皱着眉小声哼哼。 “嗯。。。嗯。。。” 刘昊然继续向下,舔到大腿根的时候,陈伟霆的脚趾不受控制地蜷起来。 他已经软得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任凭刘昊然重新把自己抱起来侧着脑袋轻轻舔耳垂,他虚软地靠在他身上,在他绵密的吻中痉挛着射出一小股一小股的白浊。

* 刘昊然在穿衣镜前又要了他一次。 这天下午后半段的记忆模糊成一团光影,他甚至讲不清这第三次是怎么开始的。 他只记得他在地毯上,刘昊然喂他喝水,从后面轻轻抱着他的腰给他按摩。 对,按摩。然后他又想要了。 他记得自己像只小兽一样勾着腰蹭刘昊然,他趴到刘昊然大腿上,刘昊然把他压到地毯上。 刘昊然捉着他后腰让他可以看见镜子里的自己。 他记不清那次做了多久,他只知道最后自己快要死掉了。 刘昊然从后面把他抱起来,眼前的一切都变成模糊的光圈,他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喷到镜子的桃木边框上,刘昊然低头吻在他右肩。 然后一切都在眼前融化掉,他无意识地下坠,坠入漫无边际的柔软。

* 六个小时后。 Sophia把托盘送进卧室的时候陈伟霆还没醒。 看起来他像刚洗完澡,迷迷糊糊被刘昊然圈在怀里吹头发。 Sophia把带滚轮的玻璃餐桌移到床边,把托盘上的食物——香菇鸡丝虾仁粥、培根和鹌鹑蛋做的牛油果、鲜红的草莓和切了片晶莹剔透的猕猴桃——一一摆到桌上,然后跟刘昊然示意,转身出门。 关门的时候刘昊然正面对面搂着腰把人抱到枕头上,下楼时听见房间里传来的黏黏糊糊极其暧昧的呻吟,她忍不住嫌弃地摇了摇头——怀个孕而已,至于惯成这个样子? 五天里少说有三天,早餐吃着吃着就吃到大腿上了,哎呦呦,还喂。又不是没长手。 漂亮是漂亮,再漂亮也不能这么惯着啊,把他惯成什么样子了。 都不知道怎么在外面拍戏的。

* 房间里,刘昊然正给人喂粥。 刚开始喂的时候可能是给抱醒了,抬起眼皮懒懒地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闭上眼任他抱着一口一口把粥送到嘴巴里。 他的德行刘昊然再清楚不过,这时候换勺,一准儿偏开脑袋装睡。

刘昊然喂完粥把碗放一边,食指点他后颈,“知道你醒了,起来,水果自己吃。” 不理人,翻个身,背对着他接着睡。 刘昊然给气乐了,从后面搂着他肩膀,嘴唇轻轻蹭他后颈,“我人也赶回来了。。。”点点他小腹,“。。。火也帮你泄了,怎么还这么不给面子。。。嗯?” 见他不理睬,又坏心眼逗他,“我见个松导推荐的人就这么闹情绪,我要面试十几二十个的,你准备次次这样折腾我?” 陈伟霆懒洋洋转过身,漂亮的下三白眯起来盯着他,刚醒的鼻音粘连又懒散,“。。。是我绑你回来的?” 刘昊然气得笑,恶狠狠捏他鼻子,“你还有脸讲?怀着孕还敢把那玩意儿往里放?怀之前怎么说的?” 陈伟霆知道理亏,红了耳尖,转过脑袋闷闷地小声嘟囔,“那你别管。。。” 刘昊然凑过去从后面搂他腰,低头咬咬他耳朵,有些无可奈何,“你生我气,就跟我吵架,讨厌我去,可以打电话叫我回家。你这样。。。。我会很担心很担心。。。” 说着有些疲惫地把脸埋进他颈窝,“我要知道你会这么闹情绪,别说面试了,我拿到这部剧一开始就会把它卖给别人。” 陈伟霆心下一动,好几种情绪涌上来,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伸手跟他回握。 刘昊然把他搂得更紧,长长地叹了口气。

两个人无言地抱了好久,刘昊然才缓缓开口,扣他手指,“不问问我面试怎么样?” 怀里的身体僵了一下,然后不声不响掰开他的手。 刘昊然厚脸皮地又抱上去,毫无察觉似的贴着他絮叨,“李X,27岁,山东人,以前搭过戏吧?对他印象怎样?戏好么,人看着还可以,松导也挺喜欢他。。。” 烦躁的情绪又被勾起,陈伟霆还是不想听,拨开他的手,掀开被子想要下床。 刘昊然一看真惹急了赶快搂着腰把人摁住,“好了好了。。。对不起。。。”

把下巴放到他肩上,突然意味深长地叹口气,声音听着怪委屈,“你不待见,那只好再去物色新的姜宁人选,毕竟周玉和姜宁的戏很多,如果磨合不顺利,那真的会很麻烦。。。” 陈伟霆一怔,转身过身呆呆地看着他。 刘昊然终于忍不住笑,有点蓄谋已久终于得逞的得意,低头宠溺点他鼻子, “怎么,听常丝说我选角,都不问问她我为哪个人物选角?” “你也。。。” “我想说的,可你也没问我啊。。。。” 陈伟霆脑子里像放鞭炮,炸得乱七八糟。 他那次在刘昊然办公室看完就好喜欢周玉的本子,跟刘昊然撒娇打滚软磨硬泡,可是刘昊然一直跟他打太极,每次一提就顾左右而言他。 他知道刘昊然对和他一起拍戏都有犹豫,所以也猜到可能他会倾向另选其人。 最近刘昊然打电话开始变得频繁,这就是项目开始上轨道的讯号。 再加上今天打给刘昊然偶然被常丝告知在给新剧选角,通常刘昊然只会为最重要的角色这么郑重地约人见面。。。所以他就。。。。

思绪被刘昊然突然的敲脑袋打断。 刘昊然拉他的手,“请松导的时候,他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周玉的人选他定。我说可以啊,只要其它资方没意见。” 他看向他,眼里是毫不掩饰欣赏和迷恋, “所以。。。你猜他跟我要了谁?”

“。。。本来想这两天带剧本给你看,没想到你先偷看了还这么。。。想要。。。想要到恨不得潜规则制片人。。。 就算我定角也得等到各方点头,没有十成把握,本来不太想先跟你松口。 今天下午你睡的时候,常丝给Danny那边了发了意向,Danny的意思呢,是接不接。。。要看艺人的意愿。所以。。。。。。嗯?”

绕了一圈,想到的东西本来已经觉得得不到了,结果闹了场情绪,睡了一天,醒来发现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就是自己的。 陈伟霆食指点着他胸口,唇角微微勾起,“我很贵的。。。你预算够吗?” 刘昊然耸肩,“我们一般是根据艺人最近几部作品的片酬和最近作品给他带来的效应,跟市场价非常接近。当然还取决于王安跟对方经济公司谈的怎么样,可能有些附加条款会造成一些浮动。。。所以。。。不好说。。。” “那。。。”脚漫不经心踩他大腿根上,“你凭什么要我选你们的戏?” 刘昊然微微一笑,手缓缓滑到他腰间,“哦。。。因为这部戏。。。出品人不仅财大气粗,还有能力满足男主角某些不为人知的需求。。。比如。。。” “唔。。。”